三只野猫

美文阅读 2017-12-23

作者:简平

在我每天散步的那条幽静的小径上,时时都有三只猫在此出没。这是三只野猫,一只是黑猫,一只是黄猫,还有一只是白猫。我不知道它们是不是一伙的,但我总能同时看到它们的身影。

那只黑猫是三只猫里个子最大的,也最有力气,奇怪的是,它似乎不喜欢在地上行走,而总是在围墙的最高处或蹲伏或转悠,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黄猫身上有着很好看的斑纹,但它并不理会,哪里脏就往哪里钻,它跑动的速度极快,让我惊讶的是它会在跑动中突然停下,而后打起滚来,弄得尘土飞扬。最乖的是那只白猫,瘦瘦小小的,好像也特别胆小,老是独自远远地伏在草丛中。小径极少有人来往,所以,我的出现让三只野猫一下子变得焦躁不安。黑猫在高高的围墙上一动不动地盯着我;黄猫猛地蹿上树去,摇落一树枝叶;白猫则更深地躲进草丛的暗影里。这样严重的隔阂,让我生出一种无奈的叹息,多少年来,人与动物之间的和谐,更多的由于人类所加之的伤害而被破坏了。

我尽量不去打搅它们。黑猫在围墙上冷冷地盯着我看,我向它投去善意的微笑,有时还轻轻地向它摆摆手,打打招呼。黄猫在泥地里打着滚,我加快步子走开,让它自由自在地享受自己的快乐。每当经过白猫躲藏着的草丛时,我尽可能地把脚步放得更轻更轻,以免让它陡然受到惊吓。渐渐地,我发现它们已然明白我是一个不会攻击它们的友好人士了。它们一定是认识我了,所以在我散步的时候,非但不再惶恐不安,而且还陪伴起我来,或者悠悠地跟在我的后面,或者静静地趴在小径边上看着我。有一天,它们甚至还跟我开起了玩笑,在我往前面走去时,它们蓦然间跳到小径中央,故意一个一个紧挨着,挡住我的去路;而当我距离它们仅半步之遥时,它们这才调皮地逃开去,让我不禁笑出声来。这样的时候,我感觉到安详与温馨的氛围在天地间荡漾开去。

可我有时也会为它们生气,因为它们太爱打架了。事实上,我根本搞不清楚它们是真打还是在闹着玩儿,但有一天,我断然干预了它们的混战。那天,黑猫和黄猫打得昏天黑地,那只白猫则跳出草丛,在一边围观,表现得很是兴奋。黑猫和黄猫厮打着,扭在一起,突然,我看见黄猫的脸上被黑猫抓出了血痕。我想,这难道就是野猫的习性吗?即使每天朝夕相处,也会为了一点小事而大打出手?想到所有的野猫都是可以被驯化的,我忍不住上前喝住了它们,我只是使劲地一跺脚,它们便识相地即刻停止纠扯,随后迅速地逃之夭夭。虽然我看不到它们的身影了,但我还是像上小学时老师教育我那样,对着空茫的小径苦口婆心地讲了一通团结友爱、互帮互助的大道理。

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我会对它们肃然起敬。小径边上的一户人家新养了一条大狗,它十分霸道,不管是人还是野猫,甚或它的同类经过,它都汹汹地杀将过来,狂吠不已。小径失去了往日的宁静,也令我的散步失去了不少的愉悦。那天早上,我刚踏上小径,却出乎意料地看到了不同寻常的一幕:那条狗对着蹲在邻近草丛里的白猫一刻不停地啸叫着,每一声都像要撕裂天空,让人都感到了没有自尊的屈辱。忽然,黑猫迅速地翻下围墙,黄猫奋蹄踢开落叶,白猫则勇敢地跃出草丛,三只野猫昂首挺胸地蹲成一排,以沉默直视着狂吠的大狗,不畏不怯。相持许久之后,最终,那条狗无趣地停止了吠叫,悻悻地掉头离去。我想,这或许是小径历史上第一次上演的蔑视强权的壮观戏剧。

前几天傍晚,我去散步时,看见小径上竟然躺了一只很小很小的死猫,成群的苍蝇在它上面哄来哄去。我顿时停下了脚步,心里有些凄惶,害怕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禁不住四下找寻那三只野猫的身影。只见它们各自躲在远处,既不出声,也不跑跳,我掠过它们匆匆回家的时候,发现它们的眼神里尽是惊恐和哀伤。我想,至少有一段时间我不会再到小径来散步了,因为那只可怜的死猫不知道何时才会得到处置,而这条小径向来是没人打扫的,即使有人路过,看到了,也只会像我这样匆忙逃离,惟恐避之不及,而绝不可能为一只素不相识的小猫掘一个小坑,把它掩埋掉。那天夜晚,我无法入睡,心里全是不安,我牵挂着小径,也牵挂着那只不幸的小猫。第二天一早,不知为什么,我控制不住自己,再次去到那里。小径上,那只死去的小猫已经不见了踪影,而那三只野猫却仍旧在我的身边蹿过来蹿过去。我一点不知道那天晚上小径上发生了什么,但我固执地相信,一定是那三只野猫合力移走了它们的同类,并给了它一个体面的葬礼。此时此刻,望着它们,我的眼眶不禁有些热了。

相关阅读

绷住

作者:乔叶 她说:要绷住。 高兴的时候,要绷住。不绷,怕别人说你得意,说你轻浮,说你炫耀。还有更可怕的——你的喜悦很可能会让别人不快。因此,必须克制、控制,或者说节制。必须。幸福是一种香味。瓶塞不紧,香气就会溜走。开得口大,溜得快些。开得口小,溜得慢些。只要你开了口,哪怕再小,这香味也会减弱。因此,要绷住,要尽力把它密封好。 不幸的时候,也要绷住。对别人说又有什么用呢?谁会真正地同情你?心疼你?怜…

美文阅读 2017-05-26
绷住

给感到不安的你

作者:松浦弥太郎 去旅行的时候,有些人的行李总是多得惊人。 尽管为雨天准备了折伞,为应付连伞都撑不住的暴风雨准备了雨衣,还带了适合徒步的鞋子和去饭店时要穿的皮鞋,但倘若碰到倾盆大雨的日子,恐怕还需要一双长靴吧? 随着想象无穷无尽地扩散,行李也愈带愈多。 他们大都是在想象自己并不乐于见到的未来。 如果只是去旅行,不管是去国外还是国内,顶多就是在旅行期间提着沉重的行李;但如果走的是人生的旅程,那问题可…

美文阅读 2019-09-12
给感到不安的你

两岁四个月的新老师

作者:约翰·麦克纳尔蒂 约翰尼现在是两岁四个月。最近,随着我在扮演爸爸的角色上变得聪明了一点(但还是笨拙),我开始意识到他在教给我很多东西。我还没当爸爸的那么多年里,一直没料到会这样。以前我想当然以为是大人教小孩,而现在开始觉得很大程度上应该反过来说才对。 约翰相当轻松地承担了教我东西的职责,事实上,轻松得他根本没意识到他在这样做。 有一个下雨天,约翰尼把积木摊在地板上忙着玩,我则是读完报纸后躺在…

美文阅读 2019-02-05
两岁四个月的新老师

我们都有病

作者:朱德庸 我喜欢走路。 我的工作室在十二楼,刚好面对台北很漂亮的那条敦化南路,笔直宽阔的绿荫绵延了几公里。人车寂静的平常夜晚或周六周日,我常常和妻子沿着林荫慢慢散步到路的尽头,再坐下来喝杯咖啡,谈谈世界又发生了哪些特别的事。 这样的散步习惯有十几年了,陪伴我们一年四季不断走着的是一直在长大的儿子,还有那些树。 一开始是整段路的台湾栾树,春夏树顶开着苔绿小花,初秋树梢转成赭红,等冬末就会突然落叶…

美文阅读 2017-09-22
我们都有病

排队

作者:梁实秋 “民权初步”讲的是一般开会的法则,如果有人撰一续编,应该是讲排队。 如果你起个大早,赶到邮局烧头炷香,柜台前即使只有你一个人,你也休想能从容办事,因为柜台里面的先生小姐忙着开柜子、取邮票文件、调整邮戳,这时候就有顾客陆续进来,说不定一位站在你左边,一位站在你右边,也许是衣冠楚楚的,也许是破衣邋遢的,总之是会把你夹在中间。夹在中间的人未必有优先权,所以三个人就挤得很紧,胳膊粗、个子大、…

美文阅读 2019-07-06
排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