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的问题

美文阅读 2017-07-26

作者:周作人

人类是从猴子进化来的,但那是几百万年前的猴子,与现今吱吱喳喳在树林子里叫着的已是很远的本家了。人与猴子已经有许多不同。人能直立,说话,手拿器具,身上无毛而有头发,这与胡须爪甲都会生长,这一点特别与别的生物不一样,是很有点奇怪的。我们不曾在周口店找到“北京人”的长胡子和头发,但推想他该是有的,到了现在,北京的市民也一直是如此。照理讲,这在古时候一定是很不方便,还不如大猩猩那么好,嘴边只有猫须的那么些,头上长短适中,倒好像刚从理发馆出来似的。

有了头发老是生长,处分很是费事,非洲黑人把他做成几个小辫,涂上黄泥和牛粪,拖在头上的前后左右,此其一。如中国古时头顶盘髻,戴上道士冠,此其二。女真满蒙四周剃光,只留顶搭,编为长辫,此其三。这第三种最为奇特,实在要比非洲人更为野蛮,他们用牛粪,只是当粘发的香膏用而已,若是有好香膏,自然也舍彼而取此了,半边和尚是何所取义呢。辛亥革命别的没有什么成就,至少将这猪尾巴去掉,总是够好的事情吧。这之后就好办了,只要像剪庭园的草皮似的时时剪平,便可了事,古代髡是刑罚,所以忌讳断发,到现在这个忌讳也已克服了。余留着的只一个问题,这便是女人的头发怎么办,其实本不是什么例外的事,如同男子的合并办理也并无不可以吧。

相关阅读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作者:鲁迅 奴才总不过是寻人诉苦。只要这样,也只能这样。有一日,他遇到一个聪明人。 “先生!”他悲哀地说,眼泪联成一线,就从眼角上直流下来。“你知道的。我所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这一餐又不过是高粱皮,连猪狗都不要吃的,尚且只有一小碗……” “这实在令人同情。”聪明人也惨然说。 “可不是么!”他高兴了。“可是做工是昼夜无休息:清早担水晚烧饭,上午跑街夜磨面,晴洗衣裳雨张伞,冬烧…

美文阅读 2018-07-09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论知识贩卖所的伙计

作者:梁遇春 知识贩卖所的伙计大约可分三种:第一种是著书立说,多半不大甘心于老在这个没有多大出息的店里混饭,想到衙门中显显身手的大学教授;第二种是安分守己,一声不则,随缘消岁月的中学教员;第三种是整天在店里当苦工,每月十几块工钱有时还要给教育厅长先挪去,用做招待星期讲演的学者的小学教员。他们的苦乐虽也各个不同,他们却带有个共同的色彩。好像钱庄里的伙计总是现出一副势利面孔,旅馆里的茶房没有一个不是带…

美文阅读 2020-03-16
论知识贩卖所的伙计

极端体验

作者:王小波 段成式在《酉阳杂俎》写道:唐朝有位秀才先生,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因慕李太白为人,自起名为李赤。我虽没见过他,但能想象出他的样子:一位翩翩佳公子。有一天,春日融融,李赤先生和几个朋友出城郊游。走到一处野外的饭馆,朋友们决定在此吃午饭。大家入席以后,李赤起身去方便。去了就不回来,大家也没理会。忽听外面一声暴喊,大家循声赶去,找到了厕所里。只见李赤先生头在下,脚在上,倒插在粪桶里!这景象够…

美文阅读 2017-12-22
极端体验

别号的用处

作者:周作人 前几天林玉堂先生的一篇提倡“幽默”的文章里,提起一个名叫什么然的人,我听了不免“落了耳朵”,要出来说明几句,因为近来做杂感而名叫什么“然”的人,除我之外只有一位“浩然”先生,所以我至少有五成的可以说话的资格。我对于林先生并没有什么抗议要提出,只要想略略说明用别名的意思罢了。 我平常用这个名字,总当作姓陶名然(古有计然),其实,瞒不过大家,这只是一个别号,再也用不着说。这个出典,即在“…

美文阅读 2019-12-15
别号的用处

信使

作者:刘慈欣 老人是昨天才发现楼下那个听众的。这些天他的心绪很不好,除了拉琴,很少向窗外看。他想用窗帘和音乐把自己同外部世界隔开,但做不到。早年,在大西洋的那一边,当他在狭窄的阁楼上摇着婴儿车,在专利局喧闹的办公室中翻着那些枯燥的专利申请书时,他的思想却是沉浸在另一个美妙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中,他以光速奔跑……现在,普林斯顿是一个幽静的小城,早年的超脱却离他而去,外部世界在时时困扰着他。有两件事使他…

美文阅读 2017-05-15
信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