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店的标识

美文阅读 2017-07-24

作者:周作人

中国从前外科医生地位很低,称云疡医,大抵比牛医差不多少,又有挑痧郎中,则多以剃头匠兼任之。偶查西书,据说在西洋中世情形也是如此,依据大师伽伦之说,以外科为低级,遂多由理发匠充任,十三世纪初巴黎成立外科工会,规定分外科理发匠为两种,甲为长衫外科,教会中人属之,乙为短衫外科,平人属之,此种理发匠只许为人放血及医治普通创伤。其后理发匠所用红白条纹交缠的圆柱即是短衫外科的徽识,红代表血色,白则是绷带也。十四世纪中称为大理发匠与小理发匠,后者徒步,前者穿长袍骑马,带有白膏黄膏使徒膏等药。到了十五世纪,文艺复兴的风潮发动,学艺各方面都大有变革,这情形便大有不同。中国则直至西学东渐,新医学发达之后,外科郎中才得免与理发匠为伍。

书中又说及现代医生处方,起首必写一大写罗马字母阿耳,末带一撇,这起源还远在古代迦勒底民族,是木星的占星学上的符号,原本像是亚剌伯数字四字,起笔略卷一下。一世纪时罗马宜禄王反对基督教徒,那时医生克利那思提议,处方书上必须写此符号,表示服从罗马国教,并非基督徒,以后沿用直至现在。其实并非阿耳,迦勒底立国远在中国以前,人民礼拜星辰,处方时祈星求助,其时不但罗马字,就是仓颉或者还未出世也未可知哩。

相关阅读

集体早操

作者:刘瑜 从1999年夏天开始,我就失去了集体。 我,正如所有社会主义大家庭中的成员,从小在集体的怀抱里长大。小学的时候,小朋友们一起去包干区大扫除并且集体做早操。中学的时候,同学们一起彩排晚会节目并且集体做早操。大学的时候,大伙儿一起军训一起参加一二九合唱并且集体做早操。 从1999年夏天开始,我再也没有了集体早操可做。 先是在国内某大学做研究人员,不用坐班,不用教书,项目是各做各的。然后是出…

美文阅读 2018-03-20
集体早操

在黑暗中并肩行走

作者:周国平 人们常常说,人与人之间,尤其相爱的人之间,应该互相了解和理解,最好做到彼此透明,心心相印。史怀泽却在《我的青少年时代》(中译文见陈泽环译《敬畏生命》一书)中说,这是不可能的,即使可能,任何人也无权对别人提出这种要求。“不仅存在着肉体上的羞耻,而且还存在着精神上的羞耻,我们应该尊重它。心灵也有其外衣,我们不应脱掉它。”如同对于上帝的神秘一样,对于他人灵魂的神秘,我们同样不能像看一本属于…

美文阅读 2019-01-31
在黑暗中并肩行走

记住回家的路

作者:周国平 生活在今日的世界上,心灵的宁静不易得。这个世界既充满着机会,也充满着压力。机会诱惑人去尝试,压力逼迫人去奋斗,都使人静不下心来。我不主张年轻人拒绝任何机会,逃避一切压力,以闭关自守的姿态面对世界。年轻的心灵本不该静如止水,波澜不起。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趁着年轻到广阔的世界上去闯荡一番,原是人生必要的经历。所须防止的只是,把自己完全交给了机会和压力去支配,在世界上风风火火或浑浑噩噩,迷…

美文阅读 2020-03-28
记住回家的路

当三毛还是在二毛的时候

作者:三毛 我之所以不害羞的肯将我过去十七岁到二十二岁那一段时间里所发表的一些文稿成集出书,无非只有一个目的--这本《雨季不再来》的小书,代表了一个少女成长的过程和感受。它也许在技巧上不成熟,在思想上流于迷惘和伤感,但它的确是一个过去的我,一个跟今日健康进取的三毛有很大的不同的二毛。 人之所以悲哀,是因为我们留不住岁月,更无法不承认,青春,有一日是要这么自然的消失过去。 而人之可贵,也在于我们因着…

美文阅读 2020-04-22
当三毛还是在二毛的时候

我们的老式婚姻

作者:杨修峰 在我们家的像册里,珍藏着我们家的第一张全家福,拍摄于1970年。每当我看到这张照片,就会回忆起我与老伴携手走过的近60年峥嵘岁月。 我和老伴都已年过古稀,我们的婚姻是那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老式婚姻。那时,时兴找大媳妇,我的老伴就比我大6岁。 10岁那年,我正在街上疯玩,娘把我拽回家。只见家里聚了许多人,不过年不过节的,却张灯结彩,门上贴着火红的对联,娘给我换上一身新衣服,命令我…

美文阅读 2018-09-24
我们的老式婚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