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标签

每日一文

幸福的无关

作者:林清玄 我小时候对汽水有一种特别奇妙的向往,原因不在汽水有什么好喝,而是由于喝不到汽水。我们家是有几十口人的大家族,小孩依序排行就有18个之多,记忆里东西仿佛永远不够吃,更别说喝汽水了。 喝汽水的时机有三种,一种是喜庆宴会,一种是过年的年夜饭,一种是庙会节庆。即使有汽水,也总是不够喝。到要喝汽水时好像进行一个隆重的仪式,18个杯子在桌上排成一列,依序各倒半杯,几乎喝一口就光了,然后大家舔舔嘴…

美文阅读 2022-03-06
幸福的无关

咬舌自尽的狗

作者:林清玄 有一次,带家里的狗看医生,坐上一辆计程车。 由于狗咳嗽得很厉害,吸引了司机的注意,反身问我:“狗感冒了吗?” “是呀!从昨晚就咳个不停。”我说。 司机突然长叹一声:“唉!咳得和人一模一样呀!” 话匣子一打开,司机说了一个养狗的痛苦经验:很多年前,他养了一条大狼狗,长得太大了,食量非常惊人,加上吠声奇大,吵得人不能安宁,有一天觉得负担太重,不想养了。 他把狼狗放在布袋里,载出去放生,为…

美文阅读 2022-03-06
咬舌自尽的狗

物种轮回

作者:大卫·伊格曼 在来世,你可以自由选择,可以成为的任何你想成为的人或物。如果这样,你想改变现在的性别吗?想出身皇室?想成为渊博的哲学家?还是想成为在战斗中得胜的士兵呢? 或许,你只想回到现在的生活,即使它并非尽如人意。或许你正在被现在的生活所折磨,被一大堆的决定和责任,搅得焦头烂额,而现在你只渴望一件事,那就是简单的生活。 这是可以实现的。所以,你选择在来世做一匹马。你垂涎那简单的生活:下午在…

美文阅读 2022-02-12
物种轮回

论婚姻与独身

作者:培根 结了婚的人可以说已向命运之神投付了自己的赌资,因为家室或多或少都会拖累于事业,使他的诸多梦想难以实现。确实,对公众做出最大贡献的人往往是那些较少眷恋家庭安逸之人。所以他们把全付身心转而投向整个社会。而拥有娇妻爱子的人恐怕只在意自己身边人的幸福与未来。 然而也有些选择独身生活的人实在是为着一己私利,不负责任,虚掷青春。自私的已婚者则会将妻子儿女当作讨债鬼,不得不支付的账单支票。更有某些自…

美文阅读 2022-01-20
论婚姻与独身

北京的茶食

周作人 在东安市场的旧书摊上买到一本日本文章家五十岚力的《我的书翰》,中间说起东京的茶食店的点心都不好吃了,只有几家如上野山下的空也,还做得好点心,吃起来馅和糖及果实浑然融合,在舌头上分不出各自的味来。想起德川时代江户的二百五十年的繁华,当然有这一种享乐的流风余韵留传到今日,虽然比起京都来自然有点不及。北京建都已有五百余年之久,论理于衣食住方面应有多少精微的造就,但实际似乎并不如此,郎以茶食而论,…

美文阅读 2021-12-17
北京的茶食

分手不是“狼来了”

作者:吴苏媚 有一种游戏,女人经常玩,但男人从来不玩,甚至深恶痛绝。那就是分手的游戏。 男人总是不明白,女人的肠子为什么打了十八个结,喜欢搞声东击西的把戏。女人也很生气,哀怨男人不明白她那颗像甲骨文一样难懂的心。 她们习惯于把分手当成某种威胁的手段,以此获得其他东西,或者试探男人到底有多爱自己,更或 者,只是出于无聊而无事生非——也就是上海话里所谓的“作”。总而言之,女人即使是真正想要分手,也得是…

美文阅读 2021-12-06
分手不是“狼来了”

成长

作者:阿城 王建国生于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 母亲生他的时候,发生难产。医生说,需要产妇的先生签字,是要孩子,还是要大人。等在产科外面的父亲首先纠正说,时代变了,不要叫先生,要叫同志,或者说,孩子的父亲。护士说,好,可以叫同志,孩子现在还不知道生不生的出来,所以还不知道可不可以称父亲,现在要你签字,是保产妇,还是保胎儿? 父亲说,两个人都要。是剖腹。从肚脐到阴埠竖着剖开,取出婴儿,缝上刀口,日后母亲…

美文阅读 2021-12-06
成长

郁积电车

作者:东野圭吾 这班电车里每天都是同样的光景,单调得可怕。 晚上八点出头,这班从东京市中心开往郊外的私铁(泛指除JR日本铁路公司外的各家私营铁路公司)快车相当拥挤,虽没到沙丁鱼罐头的状态,却也很难从容地摊开报纸来看。今天不是假日,乘客大部分都是上班族。 河源宏前面的乘客刚好下车,让他抢到了座位,真幸运。他的目的地是郊外的某研究所,路途遥远。 啊呀,太好了。提着这么沉的东西站上几十分钟,实在吃不消。…

美文阅读 2021-11-01
郁积电车

叙述爱的无穷种方式

作者:维维阿娜 一 我看见了前面的阴影,在她说出分手这两个字之后。今夜,大概没有人会相信,在这样的夜晚,11点整,她曾陪我一起等末班车,在过去的三年里,风雨无阻。此刻我形单影只,所以,当最后一趟车不断地在按喇叭,我依旧没看它一眼。她在,我才回家;她不在,家只是一个虚词。 其实对于她的变化,我并不是毫无察觉,就像黑暗的侵袭,也是在平淡中逐渐地将光明吞噬。以太晚为借口,把我的末班车变成替罪羊,还莫名其…

美文阅读 2021-10-28
叙述爱的无穷种方式

桌子还是桌子

作者:彼德.比克尔 他的房间在寓所顶层。他或许结过婚,有过孩子,或许以前还在别的城市住过。可以肯定的是,他曾经有过童年,不过那年头小孩子们打扮酷似大人,这在祖母的照相簿里可以看到。他的房间里有两把椅子、一张桌子、一条地毯、一张床和一只柜子。小桌上摆一个闹钟,边上堆着一些旧报纸和一本照相薄,墙上挂一面镜子和一幅画。 老人每天早上出去散一回步,下午散一回步,同邻人聊上三言两语,晚上就在桌前坐着。 天天…

美文阅读 2021-10-26
桌子还是桌子

永远的憧憬和追求

作者:萧红 一九一一年,在一个小县城里边,我出生在一个地主家里。那县城差不多就是中国的最东最北部——黑龙江省——所以一年之中,倒有四个月飘着白雪。 父亲常常为贪婪而失掉人性。他对待仆人,对待自己的儿女,以及对待我的祖父都是同样的吝啬而疏远,甚至于无情。 有一次,为着房屋租金的事情,父亲把房客的全套的马车赶了过来。房客的家属们哭着,诉说着,向我的祖父跪了下来,于是祖父把两匹棕色的马从车上解下来还了回…

美文阅读 2021-10-26
永远的憧憬和追求

背袋

作者:张晓风 我有一个背袋,用四方形碎牛皮拼成的。我几乎天天背着,一背竟背了五年多了。 每次用破了皮,我到鞋匠那里请他补,他起先还肯,渐渐地就好心地劝我不要太省了。 我拿它去干洗,老板娘含蓄地对我一笑,说:“你大概很喜欢这个包吧?” 我说:“是啊!” 她说:“怪不得用得这么旧了!” 我背着那包,在街上走着,忽然看见一家别致的家具店,我一走进门,那闲坐无聊的小姐忽然迎上来,说: “咦,你是学画的吧?…

美文阅读 2021-10-12
背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