骏河少女

美文阅读 2018-09-06

作者:川端康成

“啊——啊!啊!我们也希望就在御殿场的附近啊。要走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啊!”

这是火车抵达御殿场的时刻。这个女学生抬起双膝,活像一只小蚱蜢,刚以为她要踢客车的地板。却只见她把脸紧紧贴在车窗上,目送着从月台上投来天真的注目礼的同学们,说了这么一句话,像要把寂寞的心绪驱散似的。

在御殿场站,这趟列车顿时变得寂静了。不是乘快车而是乘普通列车作长途旅行的人都会知道,一到上午七八点钟、下午两三点钟,列车都将满载着花束。一群乘坐火车走读的女学生,给客车车厢带来了一派多么明朗欢快的气氛。这种繁花似锦的时刻,又是多么的短暂啊。十分钟后,五十个少女将在下一站一个不剩地走光。然而,在乘坐火车的旅途中,我能与这么多县份的少女邂逅,留下了印象。

不过,此刻我不是长途旅行,是从伊豆到东京。那时候我住在伊豆山中。从伊豆到三岛站倒乘东海道线火车。我乘的这趟列车总是正好在这个如花似锦的时间。乘车人大都是招津女校的学生和三岛女校的学生。我一个月要去东京一两次,这一年半的时间里,这群少女给我留下印象的就有二十余人。她们使我想起了当年上中学乘火车走读的心情。最后我连这些少女大体上乘坐第几节车厢也都记住了。

当时我也是乘坐倒数第二节车厢。少女所说的一个半钟头的路程是指从招津站到骏河站这段路程。她是骏河少女。凡是乘火车越过箱根的人都知道吧,骏河这座城市,山川对面有座大纺织厂,这纺织厂的女工常常是从窗口或庭院冲着火车挥舞白布。这少女大概是纺织公司的技师或是什么人的千金吧。她有个习惯,总爱坐在倒数第二节车厢里。她是最美丽、最快活的。

每次来回两次乘坐一个半小时的火车,她像小鹿般的身体简直无法经受得了这样的漫长旅途,而且一到冬季,天蒙蒙亮就得从家里出来,天擦黑才能回家。这趟列车到达骏河是五时十八分,但从我的角度来说,即使一个半小时也嫌太短了。我似看非看地注视着她,她要么聊天或同坐得稍远些的朋友开玩笑,要么从书包里掏出课本来翻阅或编织毛线。对我来说,时间未免太短暂。况且,距离到达御殿场站只有最后的二十几分钟了。

我和她一样,都目送着向雨中的月台走去的女学生们。时令已是十二月,电灯被打得湿漉漉的,在微暗中闪闪发光。远方黑黢黢的山上,山火的光鲜明地浮现了出来。

少女一改这之前的快活常态,开始同友人认真而悄声地对话。她将于明年三月毕业,然后准备进东京女子大学。她就是在同友人商量这件事。

列车抵达骏河,女学生们在这里一个不剩地下了车。我把脸贴在玻璃车窗上目送着她们。窗外下着大雨。少女从车厢走出来时,一个姑娘边喊“小姐!”边跑了过来,粗鲁地拥抱住她,不是吗?

“哟!”

“我等你来着。我本来可以乘两点的火车前去的。尽管这样,我还是想来见见小姐……”

而后,这两位少女打着雨伞,脸颊贴脸颊像要亲吻似的,竞相说个不停,仿佛忘却了天还在下雨呢。发车的笛声响了。姑娘连忙跳上了列车,从窗口探出头来。

“我去东京就能见面吧?请到我们宿舍里来!”

“我去不了啊!”

“啊,为什么?”

两人各自挂着一副悲伤的脸孔。姑娘似乎是纺织公司的女工。大概是辞掉公司的工作到东京去吧,她为了同这个女学生相会,在车站上足足等了近三个小时。

“东京再见吧。”

“嗯。”

“再见!”

“再见!”

雨,把女工的肩膀打得湿漉漉的。女学生的肩膀大概也是这样吧。

相关阅读

生日女郎

作者:村上春树 一 二十岁生日那天,她像平常一样在餐厅做服务生。她每个礼拜五都要上班,但如果按照原计划,在那个特别的礼拜五,她会休息一晚上。另一个兼职的女孩答应和她换班,原因显而易见:被愤怒的厨师呵斥着把南瓜丸子和意式炸海鲜一盘盘运送到顾客桌上——这实在不是过二十岁生日的好方法。但另外那个女孩突然感冒加重卧床不起:腹泻不止,体温高达四十度。因此最终她还是赶去上班了。 当那个生病的女孩打电话来道歉时…

美文阅读 2020-01-10
生日女郎

第九味

作者:徐国能 我的父亲常说:“吃是为己,穿是为人。”这话有时想来的确有些意思,吃在肚里长在身上,自是一点肥不了别人,但穿在身上,漂亮一番,往往取悦了别人而折腾了自己。父亲做菜时这么说,吃菜时这么说,看我们穿新衣时也这么说,我一度以为这是父亲的人生体会,但后来才知道我的父亲并不是这个哲学的始作俑者,而是当时我们“健乐园”大厨曾先生的口头禅。 曾先生矮,但矮得很精神,头发已略显花白而眼角无一丝皱纹,从…

美文阅读 2019-07-13
第九味

别号的用处

作者:周作人 前几天林玉堂先生的一篇提倡“幽默”的文章里,提起一个名叫什么然的人,我听了不免“落了耳朵”,要出来说明几句,因为近来做杂感而名叫什么“然”的人,除我之外只有一位“浩然”先生,所以我至少有五成的可以说话的资格。我对于林先生并没有什么抗议要提出,只要想略略说明用别名的意思罢了。 我平常用这个名字,总当作姓陶名然(古有计然),其实,瞒不过大家,这只是一个别号,再也用不着说。这个出典,即在“…

美文阅读 2019-12-15
别号的用处

蚂蚁人生

作者:维尔伦 鳏夫布奇今年90岁了,而且看样子,他至少还有20个年头好活。 布奇从来不谈论自己的长寿之道,他平时就是个寡言少语的人。 布奇虽然不爱说话,却很乐于帮助别人。这一点使他赢得了不少莫逆之交。据他的朋友说,他母亲生他时难产死了。5岁那年,他家乡闹水灾,大水一直漫到天边。他坐在一块木板上,他的父亲和几个哥哥扶着木板在水里游着。他眼看着一个个浪头卷走他的生命之舟旁的几个哥哥,当他看到陆地的时候…

美文阅读 2019-08-07
蚂蚁人生

友情似鞭

作者:毕淑敏 一次,一个陌生口音的人打电话来,请求我的帮助,很肯定地说我们是朋友(我们就称他D吧),相信我一定会伸出援手。我说我不认识你啊。D笑笑说,我是C的朋友。我不由自主地对着话筒皱了皱眉,又赶紧舒展开眉心。因为这个C我也不熟悉,幸好我们的电话还没发展到可视阶段,我的表情传不过去,避免了双方的尴尬。 可能是听出我话语中的生疏,D提示说,C是B的好朋友啊。 事情现在明晰一些了,这个B,我是认识的…

美文阅读 2018-09-16
友情似鞭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