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合适就结婚吧

美文阅读 2018-04-20

作者:艾小羊

年轻时,很容易被“我们很相爱”感动,慢慢经历了一些事情,对于相爱这事儿多少存了一点疑心。如今,倘若一对男女决定在一起,我更希望听到他们自信满满地说,我们在一起,真的很合适。

不久前,遇到大学同学。他曾与我的室友爱得轰轰烈烈,死去活来,毕业后,他们却分手了。忍不住打听分手原因,他倒也坦然,直言两人在一起不合适。他如今的太太是一个小职员,典型的贤妻良母。如今,他功成名就,她则甘愿做配角。我的确无法想象,我那位室友,如今同样功成名就的女强人,能够为了哪一个男人,而放弃自己的追求。

在爱情中,惺惺相惜最重要,而婚姻考验的是兼容性。两个同样高品质的零件,不在一台机器上时,彼此倾慕,放到一台机器上运转,却往往你磕了我,我碰了你。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有风险的,然而,如果觉得只有爱情就可以结婚,恐怕风险更大。“如果觉得合适就结婚吧”,这是无数母亲面对女儿的终身大事时的态度。她没有说爱,而说合适,不是因为“爱”这个字眼她说不出口,而是经历了漫长婚姻生活的母亲们,看重的不再是爱,而是合适。

大仲马说:“争吵与伤害,正是试探爱的手段。”每一个有过深爱的人都应该清楚,当你很深地爱着一个人时,往往无法容忍平淡。隔三差五就要制造事端,让双方的情绪陷入谷底。从谷底挣扎起来的疼痛感是对爱最好的证明。

爱得死去活来的恋人,在老辈人看来,多半不宜走入婚姻,所谓“深爱不寿”。或者干脆来个爱情马拉松,先磨合到“合适”,再谈论婚姻。

所谓合适,代表的是一种比较舒适的状态。很可能因了舒适,便产生习惯,因了习惯,而造就平淡。没有了三天一吵,两天一闹,也就没有了刻骨铭心的爱与恨。它的前提是,两人在性格上能够容忍、互补。不合乎常理的爱情最美丽,合乎常理的婚姻才最长久。婚姻都是对爱情最严重的磨损,爱的升华也好,亲情的建立也好,总之是跟爱情没什么关系了。

随着磨合的加剧,相爱时被刻意忽略的性格上的不和谐会越来越明显。爱情讲究的是“共性”,而婚姻则讲究和谐的“差异性”,唯有取长补短,才能避免磨合得皮开肉绽。

而那些曾经让我们欲仙欲死的忧郁的人、浪漫的人、多情的人、超酷的人,他们适合与大多数女人恋爱,却不适合与大多数女人结婚。如果你不是大野洋子,绝对不要指望能降伏约翰·列侬。

“我觉得你们在一起不合适。”当有亲朋好友如此评价你们的关系时,绝对不要一笑置之。不妨想想,我们究竟哪儿不合适,是可以克服的,还是很难克服的,是旁人的错觉还是果有其事。女人当然是理智越少越快乐,谈一辈子恋爱更快乐,问题是,你能跟谁谈一辈子恋爱呢?

相关阅读

吃酒

作者:丰子恺 酒,应该说饮,或喝。然而我们南方人都叫吃。古诗中有“吃茶”,那么酒也不妨称吃。说起吃酒,我忘不了下述几种情境: 二十多岁时,我在日本结识了一个留学生,崇明人黄涵秋。此人爱吃酒,富有闲情逸致。我二人常常共饮。有一天风和日暖,我们乘小火车到江之岛去游玩。这岛临海的一面,有一片平地,芳草如茵,柳阴如盖,中间设着许多矮榻,榻上铺着红毡毯,和环境作成强烈的对比。我们两人踞坐一榻,就有束红带的女…

美文阅读 2018-01-21
吃酒

身份认同

作者:查伯 只有切身体会过都市生活之难的年轻蜗居一族,才能感到“优越感”是多么刺眼。 北上广代表着机会,却代替不了一个家在心中的位置,更不会为一位迷失方向的独行者送上一幅地图。 在北上广蜗居其实是在逃避自己的过往,是还在对大城市有种疯狂的崇拜,总以为上帝会眷顾自己,所以才愿意做一粒任人啃咬的残缺苹果。 我的身边不缺乏从广州回来工作的年轻人,之所以他们愿意回到家乡工作,排除媒体给出的种种压力原因之外…

美文阅读 2019-12-05
身份认同

北京人的遛鸟

作者:汪曾祺 遛鸟的人是北京人里头起得最早的一拨。每天一清早,当公共汽车和电车首班车出动时,北京的许多园林以及郊外的一些地方空旷、林木繁茂的去处就已经有很多人在遛鸟了。他们手里提着鸟笼,笼外罩着布罩,慢慢地散步,随时轻轻地把鸟笼前后摇晃着,这就是“遛鸟”。他们有的是步行来的,更多的是骑自行车来的。他们带来的鸟有的是两笼,多的可至八笼。如果带七八笼,就非骑车来不可了。车把上、后座,前后左右都是鸟笼,…

美文阅读 2018-04-19
北京人的遛鸟

逃脱

作者:毛姆 我一向坚信,一旦哪位女士下决心要嫁给一个男人,那么,能使这个男人幸免于难的唯一方法是立即逃之夭夭。其实也不尽然。比如有一次,我的一个朋友在意识到这种不可避免的阴影向他逼近时,就从一个港口乘船而逃(他的全部行装就是一把牙刷,因为他太清楚他面临的危险和立即行动的必要性了),他在世界各地周游了一年,然而,当他感觉平安无事之后(据他说,女人都是水性杨花的,不出十二个月她就会把你忘得一干二净),…

美文阅读 2017-04-09
逃脱

孩子最好的朋友

作者:阿西莫夫 安德森先生说:“亲爱的,吉米在哪里?” “在外面的环行山上,”安德森太太回答道,“他没事的。罗伯特和他在一起。——它到了吗?” “到了。正在火箭站通过那些烦人的检查呢。事实上,我自己都等不及想看见它了。从十五年前离开地球后,如果不算上电影或者电视的话,我还再也没有见到过一个呢。” “吉米才根本没有见过呢。”安德森太太仿佛有些遗憾似的。 “因为他是月生人,又不能去地球看看。因此我才带…

美文阅读 2019-07-19
孩子最好的朋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