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五线谱上的信

美文阅读 2018-04-21

作者:王小波

银河,

你好!做梦也想不到我把信写到五线谱上吧?五线谱是偶然来的,你也是偶然来的。不过我给你的信值得写在五线谱里呢。但愿我和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谁也管不住我爱你,真的,谁管谁就真傻,我和你谁都管不住呢。你别怕,真的你谁也不要怕,最亲爱的好银河,要爱就爱个够吧,世界上没有比爱情更好的东西了。爱一回就够了,可以死了。什么也不需要了。这话傻不傻?我觉得我的话不能孤孤单单地写在这里,你要把你的信写在空白的地方。这可不是海誓山盟。海誓山盟是把现在的东西固定住。两个人都成了活化石。我们用不着它。我们要爱情长久。真的,它要长久我们就老在一块,不分开。你明白吗?你,你,真的,和你在一起就只知道有你了,没有我,有你,多快活!

我现在一想起有人写的爱情小说就觉得可怕极了。我决心不写爱情了。你看过缪塞的《提香的儿子》吗?提香的儿子给爱人画了一幅肖像,以后终身不作画了,他把画笔给了爱了。他做得对。噢,真的,我们为什么不早认识?那样我们到现在就已经爱了好多年。多么可惜啊!爱才没够呢。

傻子才以为过家家才是爱情呢,世俗的心理真可怕。不听他们的,不听。不管天翻地覆也好,昏天黑地也好,我们到一起来寻找安谧。我觉得我提起笔来冥想的时候,还有坐在你面前的时候,都到了人所不知的世界。世界没有这个哪成呢?过去是没有它就活得没意思,现在没有你也没意思。

星期一夜

来京东,挑本好书吧!

0条评论

发布评论

相关阅读

怎样听戏

作者:詹姆斯·瑟伯 我所认识的写剧本的人,几乎个个都想读戏给我听,而且真的会读给我听。我不知道他们干吗要选中我,读给我听,事实上我是个很糟糕的听众,美国最糟糕的听众之一。我总是在等着人们停止说话或者停止念剧本,好让我可以说话或者念剧本。但不幸的是,我根本没有剧本可以念给别人听(尽管我一直打算写他几部),另外我人到四十,说话不像以前那样利索,或者不能很快切入正题,结果让胳膊下面夹着剧本或者裤子屁股兜…

美文阅读 2018-07-07
怎样听戏

福德玛先生病例

作者:埃德加·爱伦·坡 福德玛先生那不寻常的病引起了许多争论,我当然不会冒昧地把这认为是什么惊人的大事,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事如果竟然没有引起议论,反倒是个奇迹。我们有关各方的愿望都是向公众保密,至少目前保密,或是保密到我们有机会进一步研究的时候——靠自己的力量研究。可是种种谣传已经进入了社会,有的是各取所需,有的是夸大其辞,成了许多不愉快的讹传的根源,造成了许多非议。这倒是非常自然的。 现在…

美文阅读 2017-04-05
福德玛先生病例

想象

作者:凯·杰罗姆 记得那天,我到大英博物馆去查阅有关接触性枯草热的治疗情况,我猜我大概得了这种病。 取下一本医书,我一口气读完了所有的相关内容。然后,我懒散地胡乱翻着书页,粗略地研究起疾病来。没等看完一连串的病症征兆,我便意识到自己恰恰得了这种病。 我坐在那里呆呆地发愣,陷入绝望之中。过了好一会儿,我又拿起那本书,翻了起来。翻到伤寒——仔细看了它的各种症状,我发现我又得了伤寒,想必我得此病已经好几…

美文阅读 2019-06-05
想象

51路车上的星期五下午

作者:席鲁迪·特克亚姆 阿洛克是拉克什米绸庄的男店员。这是一家纱丽店,坐落在班加罗尔市最繁华的商业区之一。这里有一条古老而狭窄的石路,脚下的花岗岩石板滑溜溜的,被每天从上面走过的无数行人磨平了。每天早上,阿洛克盯着光滑的石板上移动的双脚,从公交车站走到商店,晚上再走回车站。大多数灰石板看上去很相似,有些石板上则有图案:一道白色的弧线,一缕黑色的螺纹,黑底上带着白斑,像夜空的倒影。这条路他走了无数遍…

美文阅读 2019-02-07
51路车上的星期五下午

破碎故事之心

作者:J.D 塞林格 贾斯汀·霍根施拉格,周薪30美元的印刷小工,每天有差不多60来个陌生女人从他眼前经过。由此推算,在霍根施拉格住在纽约的这几年里,眼前要经过大约75120个不同的女人。在这75120个女人里,大概有25000个在15~30岁之间。在这25000个里只有5000个体重在105~125磅之间(注:约为47.6~56.7公斤)。在这5000个里只有1000个长得还过得去。只有500个…

美文阅读 2021-07-05
破碎故事之心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