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没有了我

美文阅读 2018-01-27

作者:刘墉

恋爱中的男女常会说:“如果我没有了你……”

当他们结婚,有了孩子,那句话可能成为:“如果家没有了我……”

再过几十年,孩子都大了,老伴也老了,死亡已经成为眼前事,那句话或将是:“如果你没有了我……”

血气方刚的时候,追求的是另一半,要的常是对方的全部。那爱是炙热燃烧的火,以最大的愿望,企盼对方跟自己一起燃烧;那是一对一的,百分之百对百分之百的;那是纯的,容不得一粒沙子的掺入,容不得第三者的干预;那是神圣的,因为它是爱、崇高的爱、不现实的爱。

但是当我们有了下一代,爱的烈焰,就变成文文的炭火。没有熏人的黑烟、没有炙人的火苗,夫妻成为守炭火的人,适时地拨一拨,适时地添些炭,适时地把自己投掷下去,只为了火要维持———只为了我们的孩子正在旁边,安详地睡着。

然后,孩子自己有了家。夜色中远远望去,他们一家,正围着红红的炭火,相互倚靠着。剩下老两口前面的火,却默默地暗淡:

“我累了,不能再跟你一块添火,当我走后,你要好好过!如果孩子好,可以过去围他们的那堆火;如果孩子不好,跟你借炭,你可要慎重,还是留些温暖给自己……”

我想,每个曾经恋爱、曾经养育以及走向老年的人,都可能有这样的感触。

这就是爱的三种境界。

相关阅读

讲价

作者:梁实秋 韩康采药名山,卖于长安市,三十余年,口不二价。这并不是说三十余年物价没有波动,这是说他三十余年没有耍过一次谎,就凭这一点怪脾气他的大名便入了后汉书的逸民列传。这并不证明买卖东西无需讲价是我们古已有之的固有道德,这只证明自古以来买卖东西就得要价还价,出了一位韩康,便是人瑞,便可以名垂青史了。韩康不但在历史上留下了佳话,在当时也是颇为著名的。一个女子向他买药,他守价不移,硬是没得少,女子…

美文阅读 2018-09-19
讲价

黄昏里的男孩

作者:余华 此刻,有一个名叫孙福的人正坐在秋天的中午里,守着一个堆满水果的摊位。 明亮的阳光照耀着他,使他年过五十的眼睛眯了起来。他的双手搁在膝盖上,于是身体就垂在手臂上了。他花白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灰蒙蒙,就像前面的道路。这是一条宽阔的道路,从远方伸过来,经过了他的身旁以后,又伸向了远方。他在这里已经坐了三年了,在这个长途汽车经常停靠的地方,以贩卖水果为生。一辆汽车从他身旁驶了过去,卷起的尘土像是…

美文阅读 2017-07-13
黄昏里的男孩

好心的中士

作者:J·D·塞林格 胡安妮塔,她总爱拖着我去看电影,看来看去都是那些战争片。总是有些很帅的家伙刚好被子弹打中,中弹的位置总是很善解人意,不会打到脸什么的,然后他们总是说了半天都死不掉,一定要叮嘱战友帮他们向在家乡的姑娘转达爱意才行,这个姑娘通常在电影开头和要死的战士有很严重的误会,这个误会乃是关于这个姑娘去学校舞会上该穿什么衣服合适。要不就是要给那个死得又慢又帅气的家伙很多时间,来把他从敌军将领…

美文阅读 2018-11-09
好心的中士

有关“给点气氛”

作者:王小波 我相信,总有些人会渴望有趣的事情,讨厌呆板无趣的生活。假如我有什么特殊之处,那就是:这是我对生活主要的要求。大约十五年前,读过一篇匈牙利小说,叫做《会说话的猪》,讲到有一群国营农场的种猪聚在一起发牢骚——这些动物的主要工作是传种。在科技发达的现代,它们总是对着一个被叫做“母猪架子”的人造母猪传种。该架子新的时候大概还有几分像母猪,用了十几年,早就被磨得光秃秃的了——那些种猪天天挺着大…

美文阅读 2018-06-17
有关“给点气氛”

打给爱情的电话

作者:朱砂 从我住进病房的那一刻起,对面床上的那对夫妻便一直小声地争吵着,女人想走,男人要留。 听护士讲,女人患的是胶质细胞瘤,脑瘤的一种,致癌率极高。 从他们断断续续的争吵中,一个农村家庭的影子渐渐在我面前清晰起来:女人46岁,有两个孩子,女儿去年刚考上大学,儿子念高一;十二亩地、六头猪、一头牛,是他们全部的家当。 医院的走廊里有一部插磁卡的电话,就安在病房门外三四米远的地方,由于手机的普及,已…

美文阅读 2017-09-24
打给爱情的电话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