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眉毛

美文阅读 2017-06-07

作者:川端康成

因为是女人,而且要就业,她就想选择一个以女性美吸引人的职业。可是,谁也没有说过她美。她找到的,却是禁止化妆的职业。

一天,上司把她叫到跟前说:

“你描眉了吧?”

“没有啊!”她怯生生地用手指沾了点唾沫,把眉毛擦了擦。

“那么,你是修剪过喽?”

“没有啊!生来就是这样。”她几乎哭出来了。

“唔,你好歹有双漂亮的眉毛,就是不在这里工作,你也能活下去吧。”

从她的眉毛,上司找到了裁减她的借口。她才第一次明确地了解到了自己的眉毛之美。她满心喜悦,连失业的悲哀也忘却了。自己也有美的地方,对结婚也就有信心了。

丈夫没有说她的眉毛长的美。他说她的乳房美,脊背、双膝也很美。然后,然后……别人告诉她,她身上有许多美,她沉湎在幸福之中。

但是,一想到丈夫搜遍了她身上的美之后又将会怎样,她也就禁不住怀念起当初以为自己身上没有一点美而认命了的时候那种无忧无虑来了。

相关阅读

仍有人仰望星空

作者:韩少功 也许中国历史太悠长,人们便不愿意回忆,这有一次次捣毁文物和焚烧典籍的运动为证;也许美国历史太短暂,人们便太愿意回忆,这有遍布美国的繁多纪念雕像为证——有的雕像甚至只是纪念中国人常常看不上眼的某次小战斗或者某位小兽医。 “文革”二十周年的纪念,在国内一片关于物价和走后门的嗡嗡议论声中,几乎静悄悄地过去了。在美国,却有众多的报告会、讨论会、书展、电影周海报——有我们熟悉的《毛主席接见红卫…

美文阅读 2017-06-15
仍有人仰望星空

咸菜茨菰汤

作者:汪曾祺 一到下雪天,我们家就喝咸菜汤,不知是什么道理。是因为雪天买不到青菜?那也不见得。除非大雪三日,卖菜的出不了门,否则他们总还会上市卖菜的。这大概只是一种习惯。一早起来,看见飘雪花了,我这就知道:今天中午是咸菜汤! 咸菜是青菜腌的。我们那里过去不种白菜,偶有卖的,叫做“黄芽菜”,是外地运去的,很名贵。一盘黄芽菜炒肉丝,是上等菜。平常吃的,都是青菜,青菜似油菜,但高大得多。入秋,腌菜,这时…

美文阅读 2018-04-18
咸菜茨菰汤

圆满

作者:吴念真 他父亲在乡下当了一辈子的医生,一直到七十五岁才慢慢退休。 退休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有健保之后,村里的人不管大小病都宁愿跑去邻近的大医院挤,加上人口外移以及老病人逐渐凋零。 母亲常开玩笑说父亲现在的病人只剩下他自己,病症是自闭、不出门、不讲话,唯一的活动是自己跟自己下围棋。 从小他父亲就期待孩子们至少有一个人可以当医生,但三个小孩都让他失望:弟弟从小学钢琴,不过后来也没变成演奏家,现在是…

美文阅读 2017-08-21
圆满

思念那不在者

作者:梁文道 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在《恋人絮语》里有一个关于情欲的敏锐观察:“许多歌谣与旋律描述的都是情人的不在。”它们总是不厌其烦地述说情人远去的失落,因离别而起的愁绪,与孤寂守候的难熬。为什么?因为这是一个时常出现的状况,情人总有暂别或者消失的时候?还是情人按其本质就是一种长久不在、永远隐身的对象? 答案似乎是后者,情人就是那不在身边的人:而且就算他在,也永远消除不了他流…

美文阅读 2018-04-09
思念那不在者

白发

作者:冯骥才 人生入秋,便开始被友人指着脑袋说:"呀,你怎么也有白发了?" 听罢笑而不答。偶尔笑答一句:"因为头发里的色素都跑到稿纸上去了。" 就这样,嘻嘻哈哈、糊里糊涂地翻过了生命的山脊,开始渐渐下坡来。或者再努力,往上登一登。 对镜看白发,有时也会认真起来:这白发中的第一根是何时出现的?为了什么?思绪往往会超越时空,一下子回到了少年时--那次同母亲聊天,母亲背窗而坐,窗子敞着,微风无声地轻轻掀…

美文阅读 2018-05-05
白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