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厢里的奇遇

作者:卡夫卡

我坐在包厢里,旁边坐着我的妻子。正在演出一个紧张的剧作,主题是忌妒,这时,在一个金碧辉煌的、由立柱围着的大厅里,一个男人正在他那缓缓向出口移步的妻子身后举起匕首。我们紧张得趴在了胸墙上,我感觉到我妻子的鬈发拂在我的太阳穴上。这时我们忽然吓得缩回了身子,胸墙上有什么东西动了起来;我们以为是铺着天鹅绒的胸墙却原来是一个细高个子男人的背脊,他正好和胸墙的宽度一样,到刚才为止一直肚子朝下地趴在那儿,而现在正慢慢地转身,好像在寻找一个舒服的姿势。我的妻子颤抖着贴着我。他的脸离我很近,比我的手掌还窄,干净得可怕,像个蜡像,长着黑色的尖胡子。“你为什么要吓唬我们?”我叫道,“你在这里搞什么名堂?”“对不起!”这人说,“我是您的妻子的一个崇拜者,感觉到她的胳膊肘支在我的身上使我十分幸福。”“艾米尔,我求你,保护我!”我的妻子叫道。“我也叫艾米尔,”那人说道,他的脑袋支在一只手上,躺在那儿就像躺在一张舒适的卧床上似的。“到我这儿来,甜美的小人儿。”“无赖,”我说,“再敢说一句,我就让您摔到下面观众席上去。”大概我觉得他肯定还会说话,我就动手把他往下推去,但这并不容易,他好像是牢牢属于胸墙的一部分似的,好像是安装在了胸墙里,我想把他翻个个儿,但却办不到,他只是微笑着,说道:“省省吧,你这小笨蛋,别过早把力气都用尽了,斗争还刚刚开始,结果只能是您的妻子满足我的渴望。”“绝不!”我的妻子叫道,然后转过身来对我说:“求你了,马上把他推下去。”“我不行,”我叫道,“你也看到了我是多么卖力,可是这里肯定有个什么花招,就是办不到。”“噢,天啊!噢,天啊!”我的妻子痛苦地叫着,“我怎么办呢?”“安静点,”我说,“我求你了,你的激动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我现在有了一个新的计划,我要用我的刀把这里的天鹅绒割开,然后连同这个家伙一起掀到底下去。”可是我这时却找不到我的刀了。“你知道我的刀在哪里吗?”我问道。“是不是让我给落在存衣处的大衣里了?”我差点就要往存衣处跑去了,这时我的妻子使我恢复了理智。“你现在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艾米尔!”她叫道。“可是我没有刀怎么办?”我回头喊道。“拿我的。”她说着,用颤抖的手指在她的小口袋里寻找,当然她找出来的无非是那把一丁点儿小的贝壳小刀。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包厢里的奇遇

微信扫码,打赏本站

微信扫码,打赏本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