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掉可惜

美文阅读 2018-09-30

作者:齐藤肇

我的左手因事故彻底毁掉了。本来早已死心塌地就这么着终此一生了,可是有一次身边传来了喜讯。据云:有个医治伤残的最新式医院,可以将身体失掉的某一部分修复如初。于是我便决定试一下。

医院是座洁白而干净的大厦。院长是个有点神经质、面部苍白而消瘦的男子。

“只要把左手进行移植手术,就能修复得完好如初!不过,这要花费好大一笔费用呢!”

“花多少钱都无所谓!拜托了……可是从哪儿弄到这一只手呢?是假肢,还是什么?”

“别担心!当然是用您自已的手了!‘克隆’这玩意儿您知道吗?”

所谓的“克隆”,是通过细胞增殖手段制造“复制人”的技术。在人的基因中因为含有制造人类的信息,所以如将其培养,理论上,是可以制造出同一个人来的……

“咦?这医院就是制造克隆人的?那就是说,从我这只手的切除部位可以重新长出一只新手出来囖!对吧?!”

“不对。那是不可能的。培养的细胞,需要特殊的条件,并不是把您整个身体都浸到那种培养液中去。”

“那,该怎么做呢?”

“使用克隆技术,重新制造左手,然后把它进行移植。反正是自己的肉体,所以移植大多是成功的。”

院长用手术刀采了我身上的细胞。他一边往一只箱子上贴标签,一边说:“好了!制成左手尚需3个月时间。到时候会通知您的,那时请求您再来。”

3个月后,手术进行得很顺利,终于成功了。虽然是只多少有点显得白嫩的手,但手的活动自如同前。

“院长,太谢谢你了。不愧是高超的技术啊!”

可是院长却一脸的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也许今后会有什么副作用?”

“不,不是因为这个。”

“这不是蛮好吗?这不,左手已经完好如初了嘛!”

“不过,这技术的费用过于巨大呀!照这样下去,不是谁都能负担得起的呀!”

“哈,原来是为了这个呀:不过,过不了多久,费用会逐渐降低的,不是吗?”

“是啊,要是能减少浪费的话嘛,多少还总算是……”

院长那苍白的脸上,眉宇之间皱起一个川字。院长的这番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便刨根问底地询问院长。于是院长终于泄露了秘密。

“是这么回事儿,根据现在的技术是不可能只培养出您的左手的,想尽了办法还是培养出了一个整个儿的您。”

“那其余部分呢?”

“全扔掉了,真可惜!要是把您作了销毁处理就省事多了!”

【腾讯云】618云上GO!云服务器限时秒杀,1核2G首年95元!

相关阅读

巴蒂斯特太太

作者:莫泊桑 我走进卢班车站的候车室,第一眼是看钟。我还得等候两小时又十分钟才能乘上到巴黎去的快车。 我突然觉得很累,仿佛刚走了十法里路;我朝周围扫了一眼,好像要在四面墙上找出消磨时光的方法似的;随后我退了出来,在车站的门前站住,一心只想找点什么事情做做。 街道有点类似林荫大道,种着瘦小的洋槐,夹在两排大小不一、式样不同的房子,是小城市的那种住家房子中间,向一个小山岗延伸上去,可以望见尽头有一片树…

美文阅读 2019-05-21
巴蒂斯特太太

人生

作者:刘慈欣 母亲:“我的孩儿,你听得见吗?” 胎儿:“我在哪里?!” 母亲:“啊孩儿,你听见了?!我是你妈妈啊!” 胎儿:“妈妈!我真是在你的肚子里吗?我周围都是水……” 母亲:“孩儿,那是羊水。” 胎儿:“我还听到一个声音,咚咚的,像好远的地方在打雷。” 母亲:“那是妈妈的心跳声……孩儿,你是在妈妈的肚子里呢!” 胎儿:“这地方真好,我要一直呆在这里。” 母亲:“那怎么行?孩儿,妈要把你生出来…

美文阅读 2017-11-08
人生

钟摆

作者:欧·亨利 “81号街到啦!喂,让他们下去。”穿着蓝衣服的司机叫道。 一群人乱哄哄地下了车,另一群又匆匆挤上去。叮——叮!曼哈顿的车哐啷哐啷地开走了,约翰·帕金斯混在下车的人群中,随人流挪动着脚步。 约翰慢吞吞地走向他的公寓。对一个已经结婚两年,住在一套公寓里的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在等着他。约翰·帕金斯情绪低落地走着,心中有股被压抑的愤世嫉俗的情绪,他向自己预言,这单调乏味的日子摆脱…

美文阅读 2017-05-27
钟摆

老太婆和自行车

作者:黑井千次 早在天气还很热的时候,留子就发现在她家的水泥院墙外放着一辆自行车,留子上了年纪,一个人过日子,那是在她到外面街角处倒那一点点垃圾时,看见那辆自行车的。车上的白漆已经片片剥落,露出了里面的黑锈,但看样子还能骑。这辆车没有支架,只是靠在墙上,一副孤独寂寞、百无聊赖的样子。开始时,留子想,也许过几天会有人采取走吧。 然而出乎留子的预料,三天过去了,五天过去了,自行车还是孤零零地待在那里。…

美文阅读 2019-09-22
老太婆和自行车

死人的筵席

作者:赛夫达脱·柯达列脱 正月,天色阴霾。整个世界在灰蒙蒙的天空笼罩下,似乎更显得浑浊污秽。城里的大街小巷,尤其是较偏僻的,经常空落落的没有行人。就连那大橡树下,回教寺的大院子里,喷水池左近,孩子和成人们在夏天纳凉的地方,也不见人影。只有泉水旁例外,那里每天都有男女老少,汲取着水呢。 中午,有一个孩子到泉水边去取水,他气急败坏地奔回街上,逢人便嚷:“杜尔松阿喀哈死啦!” 杜尔松阿喀哈是这条街上大家…

美文阅读 2017-04-30
死人的筵席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