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不见了

美文阅读 2018-05-12

作者:叶倾城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外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触到她白衣黑裙的庄重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电话打到她家,半晌,她才接过话筒。“喂?”声音里,满是粘稠睡意。一个字腻中带涩,袅袅娜娜,青蛇般钻入他耳孔。他迟疑一下,“是我。”

只听她一声大叫,电话呛啷掉了。何谓近情情怯,他如何能不懂。

一晚跟客户吃饭,宾主尽欢后,他们最后离开。无意一瞥,见她穿一件净白衬衫,只袖口有一团银灰荆棘无花,越发衬得她脸容微薰,桃花也似,无端端动人魂魄。

借了三分酒意,他随口道,“为什么总穿得这么素?”

她直直看他,是决定不再逃亡的小兽,看向猎人黑洞洞的枪口。“为了与你相配。”———他从来只穿黑白灰三色。汗将她的发粘在额上,如浓墨点碎的梅,一种天真的妖娆。反而是他心虚,掉开眼眸。

他大她一轮,自是不敢造次。却还是渐渐,起了传言。

不知是否与传言有关,他太太忽然上写字楼来,温婉抱歉地笑,“带了你喜欢的菠菜牛肉饼,新烤的。”

盒盖一开,香气四溢,办公室哇哇一片叫声。他慷慨地召来年轻人同享,人人吃得十指流油,却蓦地看见她,困坐在电脑前,背如一堵执拗的墙。有人招呼她,她不理。再招呼,她道,“减肥。”声音古怪,仿佛喉里哽了一道呜咽。

他突然恼火起来,却无能为力。一向他视若珍宝的家庭日子,原来也像一块咬不烂的牛筋在他牙缝间,剔不掉。他不说什么,下月她却收到调令,外派她去广州,职位升了一级。同事纷纷向她道贺,人声如雷,她一言不发,只向他投来质疑目光:是你?眼神薄如蝶翅。

他一直躲,却在内部网上收到MAIL:……明天,你能来机场送我吗?

窗外有雨,雷声隐隐传来。是他心中的震跳,越来越巨大,越出心室,充斥穹庐。

这样看见她。雨如细小白莲,一瓣一瓣落地。人人躲在候机厅里,唯有她,孤零零站在门前雨地里,黑裙透湿贴身,是一棵枝叶落尽的花树。行李无多,只一提一背,分明不是一个牵牵绊绊的女子。

他在车里,车在停车场里,停车场在雨里。隔窗看见她裸露的双臂,那么幼弱,铅笔素描般淡至无痕,遇水将溶。刹时间,有抱她入怀的冲动。

手伸向门把手,却滞住。

天地这样寂静,机场也可以如旷野,惟她伫立如祭坛女子,她的爱,便是她全盘托出的祭祀品。凡人如他,一旦碰触,定是亵渎,会不会有烈焰焚身焚城?

他的手,把门柄握得越来越紧。只消轻轻一扭,人生或者就此改观,有命运,在极之凶猛地敲门,有白衣的六翼天使在轻飞。雨渐渐下得紧了,一滴滴都是焦灼的吻,她像一只被浇得精湿、失去飞翔能力的小麻雀,等待救援。

他缓缓放开手。拉上帘,扭开音响,建筑一个有声有色的小小堡垒来对抗她的存在。无意间,拂落了硬币盒,弯身捡拾的时候,分明地感到自己的肚腩,妨碍着。

他是她的蒹葭四月,她终究要走过,他却不敢,赔上自己的一生。

他想他已经老了,无论健美教练、体检医生、许多艳羡的声音怎么说。年龄令他残忍与怯弱,心是渐萎的花,不能再次盛放。

人生左手是月亮,右手是六便士;连六便士,他都捡得有些吃力,而月亮,月亮不见了。

相关阅读

洗澡

作者:王安忆 行李前的马路上没有一棵树,太阳就这样直晒下俩。他已经将八大包书捆上了自行车,自行车再也动不了了。那小伙子早已注意他了,很有信心地骑在他的黄鱼车上,他徒劳地推了推车,车却要倒,扶也扶不住。小伙子超前骑了半步,又朝后退了半步,然后说:“师傅要去哪里?”他看了那人一眼停了一下,才说:“静安寺。”小伙子就说:“十五块钱。”他说:“十块钱。”小伙子又说:“十二块钱。”他要再争,这时候,知了与然…

美文阅读 2019-09-08
洗澡

上海菜市场

作者:蔡澜 从淮海路的花园酒店出来,往东台路走,见一菜市场,即请司机停下。到任何地方,先逛他们的菜市场,这是我的习惯。菜市场最能反映该地的民生,他们的收入如何,一目了然。聘请工作人员时,要是对方狮子大开口,便能笑着说:“依这个数目,可以买一万斤白菜啰。” 但是上菜市场,主要还是因为爱吃,遇到什么没有尝试过的便买下来,如果餐厅不肯代你烧的话,就用随身带的小电煲在酒店房内炮制,其乐无穷。 菜市由自忠路…

美文阅读 2017-09-15
上海菜市场

淑女书女

作者:毕淑敏 假若刨去经济的因素,比如想读书但无钱读书的女子,天下的女人,可分成读书和不读书两大流派。 我说的读书,并不单单指曾经上过小学中学大学硕士博士,读过一本本的教材。严格地讲起来,教材不是书。好像司机的学驾驶和行车,厨师的红白案和刀功一样,是谋生的预备阶段,含有被迫操练的意味。 我说的读书,基本上也不包括报纸和杂志,虽然它们上头都印有字,按照国人"敬惜字纸"的传统,混进了书的大范畴。那些印…

美文阅读 2019-09-26
淑女书女

半山的大佛

作者:许知远 城市很小,什么消息都流传得快。几乎全城人都知道,有一些中国人在半山上修建一个佛像。估计再有几天,全城人也都知道,有两个中国人,总在街头闲荡。 “这里中国的影响为零。”迈克·拉特兰德说,如果不算他的中国基因,廷布的确很难看到中国的印记,印度才是真正的超级大国。电视屏幕上的印度歌舞剧,宝莱坞肉感十足的明星们布满了书店里的杂志栏,国家电视台的新建筑是印度捐赠的,从廷布到布纳卡的公路则是印度…

美文阅读 2017-07-20
半山的大佛

逐臭之夫

作者:蔡澜 “逐臭之夫”字典上说:“犹言不学好下向之徒”。这与我们要讲的无关,接着解“喻嗜好怪癖异于常人”,就是此篇文章的主旨。你认为是臭的,我觉得很香。外国人人亦言“一个人的美食,是另一个人的毒药”,实在是适者珍之。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榴莲了,强烈的爱好或特别的憎恶,并没有中间路线可走。我们闻到榴莲时喜欢得要命,但报纸上有一段港闻,说有六名意大利人,去到旺角花园街,见有群众围着,争先恐后地挤上前,…

美文阅读 2017-03-31
逐臭之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