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喜欢你

美文阅读 2018-03-22

作者:史铁生

他们一直在街上走着,谁也不说话。汽车的噪音很大。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

“我不想吃,我不饿。”姑娘说。

他们走进一家饭馆,坐在一个角落里,看得见街上白花花的太阳和一些红得刺眼的遮阳伞。

姑娘把桌上的一摊水画成很古怪的形状。她不断地长出气。

小伙子看着杯子里啤酒的气泡。

“不管我怎么跟他们说,他们还是那么说。”姑娘很快地看了小伙子一眼,又垂下头。

小伙子不停地喝着啤酒,又去买了两个菜。

“我一点儿都不饿。”姑娘说。

“他们怎么说?”

“还是那么说……还是说……”

玻璃上有一只小虫“嗡嗡”地叫着,街上到处是卖雪糕和卖茶水的疲倦的吆喝声。

“你呢?你自己呢?”小伙子问。

“我也不知道,也许我不应该总耽误着你。”

“也许他们应该总耽误着我们吧?”

“可是我爸爸血压高,妈妈又有心脏病。”

小伙子又去买汽水,他们今天已经喝了好几瓶了。桌上的菜谁也没动。

“好吧,我等。”小伙子把一瓶汽水“嗵”地放在姑娘面前,“等你有了高血压,我也有了心脏病。”

她笑不出来,要是往常她又笑个不停了。

“你应该跟那个人好,其实……”

“你说了一百回了!”

“其实她比我好,真的比我好。”

“我只说一百零一回:比你好的人多了,可爱不爱是另一回事!”

他们又默默地坐着,不再说话,谁也不看谁。蜻蜓飞得低了,远处有一片发亮的云彩。

“会下雨吗?”姑娘先说。

“带着伞呢。”小伙子回答,他正看着汽水瓶上的北冰洋。也许那儿不错,有一间房子的话。

“你少喝点儿吧。”

“没关系,啤酒,加了汽水的。”

姑娘想,等将来自己当了母亲的时候,成了老太太,一定要理解自己的女儿,或者儿子。

“假如是你自己不愿意,那……那就算了。”小伙子说,晃晃手里的杯子,“咕咚咚”喝光。

发黑的云彩上来了,应该下一点雨了。

“否则,我跟你说了,法律是保护我们的。”

“没用,他们才不管那一套。”

“问题是你不敢。”

“可爸爸血压高,妈妈又有心脏病。”

他们又沉默着坐了很久,然后离开了那儿。

灰黑的云层下面飞着一群鸽子。鸽子显得格外洁白,像一群闪电,像一群精灵。

“你真的能等吗?”姑娘眼里有泪光。

“当然,我们的日子比他们长。”小伙子撑开了雨伞。下雨了。

相关阅读

不完美的完美

作者:刘墉 我有一个朋友,单身半辈子,快五十岁时突然结了婚。新娘跟他的年龄差不多,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只是知道的朋友都窃窃私语:“那女人以前是个演员,嫁了两任丈夫,都离了,现在不红了,由他捡了个剩货。” 不知道是不是话传到了他耳里。有一天,他跟我出去,一边开车,一边笑道:“我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就盼开奔驰车,没钱,买不起。现在呀,还是买不起,买了辆三手车。” 他开的确实是辆老奔驰。我左右看看说:“三…

美文阅读 2020-05-17
不完美的完美

已经太晚

作者:刘瑜 电视里,女主角终于要嫁给自己爱的人,她一个人半夜爬起来,穿上婚纱,对着镜子,没完没了地笑。 吃着红薯粥、蓬头垢面地坐在沙发上,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这辈子可能都穿不上婚纱了,就是穿上,也未必有这样甜蜜的笑,就是有这样的笑,也已经太晚了。15岁的时候再得到那个5岁时热爱的布娃娃,65岁的时候终于有钱买25岁时热爱的那条裙子,又有什么意义。什么都可以从头再来,只有青春不能。那么多事情,跟青春绑…

美文阅读 2019-10-20
已经太晚

费曼的爱情故事

作者:理查德·费曼 在我大约13岁的时候,有一阵我和比我大几岁的一帮小孩一起玩。他们比我要成熟一些,认识附近不少姑娘,也自然常常和她们约会去海滩什么的。 有一次在海滩,大多数的男孩都在和女孩们说笑。我对一个女孩有些好感,自言自语地说,“哎,要是芭菠拉和我去看电影就好了……”。就这么一句话,旁边的一个男孩就兴奋起来了。他跑上石堆,找到了苞菠拉,一边推着她过来,一边高声嚷嚷;“费曼有话对你说哪!”弄得…

美文阅读 2020-04-12
费曼的爱情故事

通往滴水泉的路

作者:李娟 最早的时候,通往滴水泉的路只有“乌斯曼小道”。乌斯曼是一百年前那个鼎鼎有名的阿尔泰土匪头子,被称为“哈萨克王”。 而更早的一些时候,在这茫茫戈壁,所有的路都只沿着其边缘远远绕过。那些路断断续续地,虚弱地进行在群山褶皱之中,遥遥连接着阿尔泰的绿洲和南方的草原雪山。没有人能从这片荒原的腹心通过。没有水,没有草,马饥人渴,这是一块死亡之地。唯一知道水源的,只有那些奔跑在沙漠间的鹅喉羚与野马,…

美文阅读 2018-04-13
通往滴水泉的路

畏惧告别

作者:乔叶 我实际上是个十分口拙的人。而且,特别是在关键时刻尤为口拙。比如告别。 告别似乎是一个普遍公认的隆重时刻,也是一个最能够让人感怀的时刻。越是这样的时刻,我就越是畏惧。倒不是怕伤心怕落泪,而是怕说话。——人多还好,你一句我一句也容易混过。最怕人少,尤其是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无论语言的茅草多么丰盛,也总会有一些东西干巴巴地显露出来,让你不得不面对。 一位女友曾来看我。客观地说,她是那种满不错的…

美文阅读 2017-05-20
畏惧告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