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公共汽车的社会学

美文阅读 2017-03-04

作者:廖保平

挤公交车时我们会发现一种有趣的现象,挤上车之前,我们总是大喊大叫着让我们上车,大家往里挪一挪,里面还有空间。当挤上去以后,我们又开始讨厌别人再挤上来,我们会虚张声势地说,挤死人了,实在挪不动了,你们等下一辆车吧,极不情愿地挪动位置。

我们上车之前与上车之后的变脸,其实无他,所处的位置不同,利益不同罢了,一旦自己占据了社会的有利地位,垄断了社会资源,混成了成功人士,爬进了精英圈子,就会本能地有一种抬高门槛,减少竞争,保护既得利益的冲动。

只要我们细心观察一下社会就能从林林总总的现象中找到很多的例证。比如说官场里,甲官员觉得乙官员会对自己构成升迁的威胁,就会想方设法打压排斥对方。比如在经济领域,垄断企业害怕其他企业来分一杯羹,就会采取各种手段挤压对手。比如在文艺圈子,名导演、名作家对青年导演、青年作家的压制也不少见……这都是属于自己挤上了车,不希望别人再挤上来,抢自己的“空间”的思想,毕竟,与人争食,哪里比得上自己独食!

赶着时间上班的车下人多半不会相信车上人的话。车上的人想排斥竞争,但是车下的人还是拼命挤上来,车上的人也只能极不情愿地退缩,共同忍受臭汗、憋闷,心情不畅的一段行程。

可是,如果把车上的人换成社会上的特权阶层、垄断集团、精英群体,他们不仅不喜别人来挤占他们的空间,而且有能力设置门槛,防止乃至阻止车下的人上来,这个时候,公交车更像私车,问题就复杂了。在这种情况下,车下的人有两种选择,要么望车兴叹,要么强行上车,前者是忍气吞声,逆来顺受,后者是反抗力争;前者是和平中暗藏危险,后者是矛盾引发了冲突。

造成这样的结果,主要不是车下的人,而是车上的人,他们或者通过垄断,破坏市场经济下的公平竞争原则;或者利用话语权,营造一种强势的声音;或者设置障碍,阻塞社会上下流动的通道,最终独霸一辆“公交车”,成为所谓的特殊利益集团。这样一辆“公交车”,必然会偏离正常的行驶路线。

显然,要使它回归正常的行驶路线,只能还原公共汽车的“公共”面目,这就要对操纵“公交车”的人有某种制约。此外,面对还有容身之地的“公交车”,车下的人不要害怕别人拒绝,更不要指望别人施舍,自己的权利就得靠自己挤上去争取。

【腾讯云】618云上GO!云服务器限时秒杀,1核2G首年95元!

0条评论

发布评论

相关阅读

如何平静老去

作者:罗素 虽然有这样一个标题,这篇文章真正要谈的却是怎样才能不老。在我这个年纪,这实在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我的第一个忠告是,要仔细选择你的祖先。尽管我的双亲皆属早逝,但是考虑到我的其他祖先,我的选择还是很不错的。是的,我的外祖父六十七岁时去世,正值盛年,可是另外三位祖父辈的亲人都活到八十岁以上。至于稍远些的亲戚,我只发现一位没能长寿的,他死于一种现已罕见的病症:被杀头。我的一位曾祖母是吉本的朋…

美文阅读 2019-08-02
如何平静老去

迷信与邪门书

作者:王小波 我家里有各种各样的书,有工具书、科学书和文学书,还有戴尼提、气功师一类的书,这些书里所含的信息各有来源。我不愿指出书名,但恕我直言,有一类书纯属垃圾。这种书里写着种种古怪异常的事情,作者还一口咬定都是真的,据说这叫人体特异功能。 人脑子里有各种各样的东西,有可靠的知识,有不可靠的猜测,还有些东西纯属想入非非。这些东西各有各的用处,我相信这些用处是这样的:一个明理的人,总是把可靠的知识…

美文阅读 2018-03-07
迷信与邪门书

交流

作者:李娟 让我苦恼的是,无论我说什么都无法让叶肯别克理解──“啊,叶尔肯,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你好!你好!好好……” “你也好!” “是的,对对对!” “你这是干什么去?” “好的,可以可以。” “我现在到市场那边去一趟。” “是的是的。” “这几天怎么不去我家玩了?” “好!可以!” “我外婆这几天生病了。” “对对对!是的!” 
我耐着性子,比划着对他解释: “外婆──就是那个老奶奶,…

美文阅读 2017-07-21
交流

年轻的女子

作者:川端康成 年轻的女子带来的小说中,自传性的作品居多。一般说来,妇女都是先以描写自己作为其文学生活的起点。我读了这些作品,第一印象是,要真正述说自我,就是说要很好了解自我,彻底地辨别自我,这是多么困难的事啊。 我把作为作者的她,同作品人物的她相对照,毕竟无法相信是同一个人物。原来这女子是这样考虑自己的吗?这是意外的印象,我为之所动。人虽不可貌相,可她也过分扭曲地来看待自己了。在明显的情况下, …

美文阅读 2018-09-03
年轻的女子

奇遇

作者:莫言 1982年秋天,我从保定府回高密东北乡探亲。因为火车晚点,车抵高密站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通乡镇的汽车每天只开一班,要到早晨六点。举头看天,见半块月亮高悬,天清气爽,我便决定不在县城住宿,乘着明月早还家,一可早见父母,二可呼吸田野里的新鲜空气。 这次探家我只提一个小包。所以走得很快。穿过铁路桥洞后,我没走柏油路。因为柏油公路拐直角。要远好多。我斜刺里走上那条废弃数年的斜插到高密东北乡去…

美文阅读 2019-09-03
奇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