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狗的情感难题

美文阅读 2017-12-08

作者:佚名

一只狗,随着它的主人住在高楼的两居室里,它见到的主人就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它习惯于他们早出晚归,并且知道以最热烈的亲吻迎接主人的归来。后来主人有了新房,旧居给了一对老者,是男主人的父母,而这只狗又有眼伤,怕它无法适应新环境,所以就留在旧居,这也意味着,它必须适应新的主人。再后来,旧居又搬进来一个新人,就是男主人的哥哥,他总是早出晚归,做一份自己的工作。

人世的变化是无须与一只狗商量的,但对它而言,必须分清这次第的情感。它必须做到,不让偶尔回家的年轻夫妇失落,对得起这对善良的老夫妇的厚爱,同时不让第三位入住者嫌弃它。它要平衡的情感多么复杂,但它做得那么好,简直是尽心尽力。

旧主人来看望父母时,它总是热切地在门口迎接。它的耳朵依旧能听得出这对年轻夫妇上楼梯的脚步声。据说那时它就已伏在门边,准备迎接的礼仪了。

门一开,它就扑出来,又亲又摇尾巴,嗓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全部的欢乐都融在这里面,让你知道它对你的一片热情。

随着时间推移,它的热切如旧,但已经能迅速转身。它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新天地,它更愿意自己和自己玩,如果你抱着它持久不放,它还会扭动身子,示意它要下地。它会离你远远的,但又步子迟疑,暗示你可以去追它,当你步子紧跟之时,它会刺溜一声,钻到床下,床帘低垂,它乌溜溜的眼睛朝外望,但已经是冷静的,表示那是它的地盘,连你都不可侵入。

当然你离开,它是知道的,它会再次出来相送。有时甚至送到门外的楼梯口。它很少能自己下台阶,但是在台阶上,你弯下身去,它会再次亲你。

而对日日看护它的两位老人,它常常表现得赖兮兮的。老人吃饭,它必得在茶几边巴巴地看,使得老人不得不把它能吃的东西喂给它。老人休息,它也休息。但是若它醒了,老人还没醒来,它便汪汪地对着床叫,直到把他们喊醒。

老人在阳台上辟出一块地方,铺上报纸,供它如厕。它每次必精准地撒在上面,但是必须有主人跟着。因为它知道,屎尿必须清理。它可不愿意自己是一只讨人嫌的小狗。

而对第三主人——男主人的哥哥,据两位老人说,它似乎很长时间不愿接纳他的到来。他进门,它必冲着他吠。那叫声里有排斥,但也有渴望被他接纳的意味。这个冲他叫的习惯持续了它十四岁的一生,这使我们觉得,就一只狗忠诚的本性来说,那些不断易主的小狗,无异于给它出了情感难题。

一只狗,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它将有什么样的主人,主人又有怎样的更迭。它只能用它尽可能的智慧,去理解这一切。并且次第地传达出,对不同主人的感情。

就人与一只狗的感情而言,人永远是有负于狗的。因为你只把生命几分之一的情感给它,它想给予你的,却是它的全部。

相关阅读

老汪栗子

作者:明前茶 等别的炒栗店开张约20天后,老汪的炒栗店才开张,他等得很有耐心,因为没熟透的栗子口感甜脆,宜做成凉拌菜下酒,炒来吃,既不粉也不糯,是要坏了招牌的。 在老汪的店里,满匾的栗子看上去十分朴素,就像山间老农的脸色,是那种没有反光的棠皮色,不像别的摊上的栗子那么好看,或油光发亮,或肚上横切一刀,露出诱人的暖黄色的栗肉来,老汪的栗子不打蜡,不喷糖水,不开口子,偏是他的门前排长队。顾客等得急,老…

美文阅读 2019-12-06
老汪栗子

河流最蓝的地方

作者:伊塔洛·卡尔维诺 那段时间,连最简单的食品都受到诡计和掺假的威胁。没有哪一天报纸不提到在市场上又有惊人的发现:奶酪是用塑料做的;牛油有蜡烛的成分;蔬果类含砷杀虫剂的浓缩比例比所含的维他命还要高;为了把鸡养肥而塞给它们的一些合成药丸可能会让只吃一只鸡腿的人都变笨。所谓新鲜的鱼是去年在冰岛钓的,把鱼眼睛化装成昨天钓起的样子。从某瓶牛奶中找到了一只老鼠,不知道当时它是还活着或者已经死了。油瓶里装的…

美文阅读 2018-07-23
河流最蓝的地方

买牛肉须知

作者:姬中宪 众所周知,我们要去欧洲旅游了,听说欧洲特小气,宾馆里点心都要钱,要是走在路上饿了,想吃个法国排档、西班牙地摊什么的,根本不可能,非得脖子里系上围脖正儿八经吃西餐,一顿吃你个成百上千欧的,不划算。想吃泡面?想得美!就知道中国人好这口,早预备好了,宾馆里压根没开水!想去买开水?开水比泡面还贵,想吃干脆面?欧洲湿气大,干脆面早成了油面锦。总之吧,要么吃他们的,要么自备干粮。 我们决定自备干…

美文阅读 2017-09-16
买牛肉须知

到印度去

作者:许知远 在甘地到来七年后,两个中国年轻人也先后来到这座小楼。一位英俊、多情、才华横溢、声名显赫,在中国,他以写作轻盈、梦幻的诗句,追求不羁的爱情著称,象征了一代中国青年对自由生活的渴望,他是徐志摩, 也是泰戈尔四年前中国之行的主要陪同者,为他安排行程,现场翻译,还在报纸上写文章热情赞颂他。 对于泰戈尔来说,1924年的中国之行期盼已久却不尽如人意。多年来,他期望印度、中国与日本,能够在精神上…

美文阅读 2017-09-02
到印度去

小绿猪

作者:马丁·麦克多纳 很久很久以前,异乡的土地上有一个农庄,非常遥远。那儿生活着一只小猪,它同猪群中别的猪都不一样。它是绿色的。几乎闪着深绿的光泽,就像火车隧道里油漆的色彩。 小猪非常喜欢它的绿颜色。它并不讨厌正常的猪的颜色,它觉得粉红色也挺好,但它喜欢自己的颜色,它喜欢有些不同,有些特别。可是,其余的猪不喜欢它的绿色,他们很嫉妒,总是欺负它,让它受罪。 猪们没完没了的抱怨惹恼了农夫们,于是他们想…

美文阅读 2019-04-16
小绿猪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