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宴的艺术

美文阅读 2017-12-03

作者:梁文道

2008年八大工业国高峰会,讨论全球暖化、油价高涨与粮食危机三个重要课题。开了几天的会,这群世界领袖没有提出任何一项完满的解决方案。油价为什么那么高?没共识。粮食分配不均怎么办?要重视。全球暖化要如何应付?大家必须合作。到了最后,我只记得这几位世界领袖吃了一顿很丰盛的晚餐。

主厨是第一位获得米其林星级评价的日本大厨中村胜宏(Katsuhiro Nakamura),他设计的这顿晚宴还有个主题,叫做“北海道、大地与海洋的祝福”。整餐饭共有十八道菜,包括了鱼子酱、马粪海胆、苏格兰烟熏三文鱼、毛蟹汤、顶级和牛,以及黑松露配小乳羊,可谓极尽奢华之能事。从照片所见,十几位与会者坐在一间和式宴会厅里,举着小清酒杯彼此祝酒,显得十分愉快。

这餐国宴成了一次公关灾难。全世界还有数以亿计的人正在挨饿过日子,等着这几位富国首脑想出办法伸出援手;孰料他们虽然不能解决全球的饥荒问题,却很愿意用各式各样昂贵罕见的珍品去喂饱自己。这条小花边不只迅速盖过了那些平淡无味的会议内容,成了许多人对这趟高峰会的印象总结,甚至还被凶狠的英国传媒拿来当头条新闻。夸张点说,日本政府花了几亿美元搞的盛会几乎就毁在这餐饭上了。

我又想起另一个极端。在马英九宣誓就任“总统”的那一天,他也推出了一次别开生面的“国宴”,请世界各地赶来祝贺的“使节”与贵宾一起吃便当!虽然那是有名的浊水溪稻米做的便当,但是要“国宾”吃便当也未免太夸张了吧。马英九的意图彰彰明甚,他要借此表现他的俭朴清廉,好和陈水扁的贪腐聚敛划清界限。可是台湾传媒并不买账,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个举动太过离谱,有辱台湾人的面子。

“国宴”实在不是一顿普通的晚饭,它是种表演,表演主人的政治形象。如果说一个人吃什么,他就是什么人的话;我们则可以从一个政坛领袖如何吃去判断他是哪一类型的政治人。本来这是一点道理也没有的事,八大工业国领袖再怎么吃,也吃不穷这个世界;马英九在就任当天请“外宾”吃便当,也不表示他就一定是个节约非必要开支的好领袖。问题是我们虽然都很清楚这点,虽然都很明白领导人的生活风格不该和他的政绩混为一谈,但我们还是很本能地把“国宴”之类的公关表演当作是个Statement。于是,“国宴”就变成一种艺术了。

2008.7.19

【腾讯云】618云上GO!云服务器限时秒杀,1核2G首年95元!

0条评论

发布评论

相关阅读

青云楼主

作者:冯骥才 青云楼主,海河边一小文人的号。嘛叫小文人?就是在人们嘴边绝对挂不上号,可提起他来差不多还都知道的那类文人。 此君脸窄身簿,皮黄肉干,胳膊大腿又细又长,远瞧赛几根竹竿子上凉着的一张豆皮。但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他能写能画,能刻图章,连托裱的事也行;可行家们说他——手糙了点儿。因故,天津卫的买卖没他写的匾,饭庄药铺的墙上不挂他的画。他于书画这行,是又在行里,又在行外。文人落到这步,那股…

美文阅读 2017-11-15
青云楼主

晨归

作者:伊达洛·卡尔维诺 斯苔芳妮娅早上6点才急匆匆地赶回家,这可是第一次。 车子没有开到门口,在前面的街角就停住了。是她让福奈罗这么做的,因为让门房看见可不好。丈夫出门在外,一大早让一个毛头小伙子送回家像什么样子呢? 真没想到大门还锁着,而她却没有钥匙。就是因为没带钥匙她才在外面过夜的。下午出去的时候,她原想着要回来吃晚饭,就没去拿钥匙,可那些久违的朋友硬是拖住不让走,在这家吃饭,又到那家跳舞,一…

美文阅读 2018-03-10
晨归

人生的什么和什么

作者:张晓风 她的手轻轻搭在方向盘上,外面下着小雨。收音机正转到一个不知什么台的台上,溢漫出来的是安静讨好的古典小提琴。 前面是隧道,车流如水,汇集入洞。 “各位亲爱的听众,人生最重要的事其实只有两件,那就是……” 主持人的声音向例都是华丽明亮的多,何况她正在义无反顾地宣称这项真理。 她其实也愿意听听这项真理,可是,这里全是隧道,全场五百公尺,要四十秒钟才走得出来,隧道里面声音断了,收音机只会嗡嗡…

美文阅读 2021-09-13
人生的什么和什么

如何优雅的分手

作者:渡边淳一 “离得漂亮”只不过是一种幻想,因为在离别之际双方理所当然地会暴露出自私和丑恶的面目。 离别使人在悲伤和艰难的同时消耗掉许多能量,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去尝试离别。 人云:“相逢乃离别之始”,此言得之。有相逢也就会有离别。既然去爱别人,那么,“离别”也就成了不可避免的宿命。当然谁也不会从一开始爱对方就作好了离别的准备。 相爱之初,人们都期望着自己的爱能够永久,但是,随着时间的推…

美文阅读 2019-02-14
如何优雅的分手

打破浪漫病

作者:胡适 刚才主席说“材料不很重要,重要的在方法”,这话是很对的。有方法与无方法,自然不同。比如说,电灯坏了若有方法就可以把它修理好。材料一样的,然而方法异样的,所得结果便完全不同了。我今天要说的,就是材料很重要,方法不甚重要。用同等的方法,用在两种异样的材料上,所得结果便完全不同了。所以说材料是很要紧的。中国自西历1600至1900年当中,可谓是中国“科学时期”,亦可说是科学的治学时代。如清朝…

美文阅读 2017-12-28
打破浪漫病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