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上恩仇

美文阅读 2017-11-21

作者:王太生

我上小学时,有个同学叫张小胖,家在农村,经常带一种豆饼给小伙伴们分着吃。黑褐色的豆饼,吃起来香,咬起来非常坚硬,同学们用小手掰,有的甚至用砖头去敲,一人分一小块。没有分到的同学,就怀恨在心,从此不跟张小胖玩,以至于许多年过去了,彼此,终没有成为朋友。说起来让人捧腹,张小胖家在农村,乡下也没有什么好吃的,豆饼其实就是给猪作零食消磨的一种饲料。

嘴上有毒,这话听起来似乎耸人听闻。一份美食,给一个人吃,不给另一个人吃,那个没有吃到的人,记恨在心。你是疏忽他的存在,还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若干年前,工厂里午餐后,女人们聚集的地方,小徒弟请客,请师傅嗑瓜子,那个被小徒弟疏忽,没有分得瓜子的人,一定觉得很失颜面,从此耿耿于怀。

请客也有大忌。梁实秋说,“首先要考虑的是请什么人。主客当然早已内定,陪客的甄选却大费酌量……眼睛生在眉毛上边的官场中人,吃不饱饿不死的教书匠,小头锐面的浮华少年,若是聚在一张桌上吃饭,便有些像是鸡兔同笼,非常勉强。”因此主人很纠结,“殷勤了这位,怠慢了那位,想找一些大家都有兴趣的话题亦非易事。”

请一个人,不请“圈内”另一个与之相关的人,那个人知道了,一定会闷闷不乐,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从此那个没有被请的人,会渐渐走远,最后形同路人。

吃有这么重要?吃真的很重要。

春秋时,郑国和宋国打起来,宋将华元战前大锅炖羊肉,一人一块,犒劳士兵,偏偏到了车夫羊斟这里没有了。羊斟没吃上肉,嘴上不说,心里却想不通。次日交兵,华元刚上车,羊斟一抖缰绳,直奔郑国大营。华元纳闷:你小子这是往哪儿去?羊斟说:分羊肉你说了算,去哪儿我说了算,径直投降去了。因为小小一块羊肉,得罪一个人,弓弩尚未拉开,战鼓尚未擂响,就已决定输赢胜负。

一个人坐那儿自顾自吃,对旁边的人不闻不问,显得很没有礼貌。所以,我上班,早晨未吃早餐,哪怕抽屉里有零食,宁可伤了自己的胃,也不好意思吃。

一个人吃多单调,弄不好会得罪人。嘴上怨恨一旦积成,不是三两天就能忘记的。

因此,老式街坊邻里之间,张家煮什么好吃的,往往会送给邻居李家一碗。在农村亦如此,这叫礼尚往来。因为香味四溢,李家有小儿嗷嗷待哺,隔着篱墙的诱惑,伤不起啊!赶紧盛上一碗,三步并作两步,送过去,彼此寒暄,互相客气。

我小时候,家中包蛋水饺,会惦记着,煮好,趁着袅袅热气四散未消,绕过缀满爬山虎的山墙,给隔壁邻居端一份。

办公室的零食关系,水果、话梅、瓜子……是除上下级、同事、男女、朋友关系之外,又一层人际关系。

吃的关系微而妙。分一份美食,给谁不给谁,或者,请谁不请谁,都有讲究,轮廓理清,不能怠慢和遗忘。否则,吃,事小;得罪人,事大。嘴上的伤害,是自尊心的伤害。有的人,快意说过的话,吃过嘴一抹,很快淡忘。谁还会把席上的话带出酒局,记住几小时?有的人,受到的冷落,会把不悦,默默藏在心里,记得一辈子。

相关阅读

我的四个假想敌

作者:余光中 二女幼珊在港参加侨生联考,以第一志愿分发台大外文系。听到这消息,我松了一口气,从此不必担心四个女儿通通嫁给广东男孩了。 我对广东男孩当然并无偏见,在港六年,我班上也有好些可爱的广东少年,颇讨老师的欢心,但是要我把四个女儿全都让那些“靓仔”、“叻仔”掳掠了去,却舍不得。不过,女儿要嫁谁,说得洒脱些,是她们的自由意志,说得玄妙些呢,是因缘,做父亲的又何必患得患失呢?何况在这件事上,做母亲…

美文阅读 2019-07-04
我的四个假想敌

想象

作者:凯·杰罗姆 记得那天,我到大英博物馆去查阅有关接触性枯草热的治疗情况,我猜我大概得了这种病。 取下一本医书,我一口气读完了所有的相关内容。然后,我懒散地胡乱翻着书页,粗略地研究起疾病来。没等看完一连串的病症征兆,我便意识到自己恰恰得了这种病。 我坐在那里呆呆地发愣,陷入绝望之中。过了好一会儿,我又拿起那本书,翻了起来。翻到伤寒——仔细看了它的各种症状,我发现我又得了伤寒,想必我得此病已经好几…

美文阅读 2019-06-05
想象

我的妻子

作者:季羡林 我因为是季家的独根独苗,身上负有传宗接代的重大任务,所以十八岁就结了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不在话下。德华长我四岁。对我们家来说,她真正做到“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一辈子勤勤恳恳,有时候还要含辛茹苦。上有公婆,下有稚子幼女,丈夫十几年不在家。公公又极难侍候,家里又穷,经济朝不保夕。在这些年,她究竟受了多少苦,她只是偶尔对我流露一点,我实在说不清楚。 德华天资不是太高,只念过小学,大…

美文阅读 2017-10-29
我的妻子

地狱和宗庙

作者:陈丹青 近时我与韩寒在湖南电视节目中聊到茅盾、巴金、冰心几位,以为文采欠佳,读不下去,于是被声讨。罪名不细说,更有网民要将韩寒拖出去枪毙。我既是与他聊天惹了祸,不该置身事外的。 今次要害,并非我们出言不逊,而在公开。两人的嘴固然没上锁,但把关者,大家知道,其实是电视台。眼下这类扯淡并无生命危险,倘若稍涉禁区,后期制作早给抹了。所以电视台每次闯点小“祸”都保了安全险,不是胆大,而是胆小,这不,…

美文阅读 2019-03-30
地狱和宗庙

严父

作者:席慕容 八月,夏日炎炎,在街前街后骑着摩托车叫卖着:“牛肉,肥美黄牛肉。”的那个男子,想必是个父亲吧。新修的马路上,压路机反复地来回着,在驾驶座上那个沉默的男子,想必是个父亲吧。不远处那栋大楼里,在一间又一间的办公室批着公文、抄着公文、送着公文的那些逐渐老去的男子之中,想必也有很多都是父亲了吧。一切的奔波,想必都是为了家里的几个孩子。 风霜与忧患,让奔波在外的父亲逐渐有了一张严厉的面容,回到…

美文阅读 2019-01-11
严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