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间消失的刺

美文阅读 2017-10-06

作者:刘同

我不赞成失恋了要安慰的更重要原因是,如果你不伤到麻木,你就会一直痛下去。

记得有一年去海岛,我下船去游泳,被水底的海胆刺刺破了脚趾,很长一根刺断在了脚趾里,痛不欲生的我只能游回船上。在船上,有一个同样遭遇的外国女孩正在被船员救治。我看到船员拿玻璃罐一下又一下砸她的伤口,女孩的表情也从疼痛难忍慢慢变得平和安静下来,我的心情就没那么焦虑了。轮到我时,船员让我忍住疼痛,他用蹩脚的英文告诉我这是最好的办法,然后用同样的玻璃罐用力砸我受伤的脚趾,第一下就让我觉得疼到没有未来……一下、两下、三下,非常使劲,血流了不少,但脚趾里的刺丝毫没有出来的意思。说来也奇怪,船员砸了十几二十下之后,我的脚趾已经被砸得麻木,渐渐失去了痛感。他问我还疼不疼,我摇头示意已经不疼了。然后他放下我的脚,对我伸出了大拇指说:“OK。”

我疑惑地看着船员,不停用手比画:我的刺没有出来啊!他笑了笑,也用手势示意我:就是这样的,一旦失去了疼痛感,即使有刺也不觉得痛了。

回国之后,我渐渐忘记了这件事情,过了几个月,我突然想起来,脚趾里还有一根海胆刺!连忙检查,却发现刺已经不见了,好像已经被身体吸收了,令人讶异。上网一查,才知道常在海边生活的人,一旦扎了海胆刺,就得第一时间把刺“拍死”,避免其释放毒素,然后刺即使留在身体里,也会随着时间被身体吸收。

不疼分很多种,有一种是伤口已经愈合,还有一种是伤得血肉模糊的麻木。有些不疼,是早已愈合,提起来只有伤疤,没了感受。有些不疼,是几近麻木,感受爱的能力全都用来感受痛了。你要相信自己有强大的愈合能力,即使心里有刺,不拔出来,也会随着时间而最终消失。

来京东,挑本好书吧!

0条评论

发布评论

相关阅读

人话

作者:朱自清 在北平呆过的人总该懂得“人话”这个词儿。小商人和洋车夫等等彼此动了气,往往破口问这么句话: 你懂人话不懂——要不就说: 你会说人话不会? 这是一句很重的话,意思并不是问对面的人懂不懂人话,会不会说人话,意思是骂他不懂人话,不会说人话。不懂人话,不会说人话,干脆就是畜生!这叫拐着弯儿骂人,又叫骂人不带脏字儿。不带脏字儿是不带脏字儿,可到底是“骂街”,所以高尚人士不用这个词儿。他们生气的…

美文阅读 2017-05-06
人话

科学的美好

作者:王小波 我原是学理科的,最早学化学。我学得不坏,老师讲的东西我都懂。化学光懂了不成,还要做实验,做实验我就不行了。用移液管移液体,别人都用橡皮球吸液体,我老用嘴去吸——我知道移液管不能用嘴吸,只是橡皮球经常找不着——吸别的还好,有一回我竟去吸浓氨水,好像吸到了陈年的老尿罐里,此后有半个月嗓子哑掉了。做毕业论文时,我做个萃取实验,烧瓶里盛了一大瓶子氯仿,滚滚沸腾着,按说不该往外跑,但我的装置漏…

美文阅读 2018-03-26
科学的美好

一只不配对的布鞋

作者:卡尔维诺 帕洛马尔先生在东方某个国家旅游时,从集市上买回一双布鞋。回到家里试穿时,发现一只鞋比另一只大,穿上它直往下掉。他回忆起那个年迈的摊贩蹲在集市上小棚内,面前乱七八糟摆着一堆各种号码的布鞋,他看着老人从鞋堆里翻出一只与他的脚相当的布鞋并递过来让他试,然后又在鞋堆里翻找并把这只不配对的鞋递给他,他试也没试就买下了。 帕洛马尔先生心里想道:“也许现在那个国家另有一个人正穿着一双大小不一样的…

美文阅读 2018-12-30
一只不配对的布鞋

黄昏里的男孩

作者:余华 此刻,有一个名叫孙福的人正坐在秋天的中午里,守着一个堆满水果的摊位。 明亮的阳光照耀着他,使他年过五十的眼睛眯了起来。他的双手搁在膝盖上,于是身体就垂在手臂上了。他花白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灰蒙蒙,就像前面的道路。这是一条宽阔的道路,从远方伸过来,经过了他的身旁以后,又伸向了远方。他在这里已经坐了三年了,在这个长途汽车经常停靠的地方,以贩卖水果为生。一辆汽车从他身旁驶了过去,卷起的尘土像是…

美文阅读 2017-07-13
黄昏里的男孩

超车

作者:星新一 灿烂的阳光下,高速公路向远处延伸着。有位男子驾驶着最新型的小轿车,向着郊外滑行般地行驶着。新汽车就是好,无论什么地方状态都不错。此刻,他正要去新认识的女孩家中拜访。 “汽车我只开新的!不,不单单是汽车,女孩子也一样。不断把旧的处理掉,把新的搞到手,这就是我的信条!” 他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提高了车速。风从微微开启的车窗中涌入,吹拂着他那张英俊、诱人的脸庞。 新车轻微、舒适的震动使他想…

美文阅读 2019-05-05
超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