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打墙

美文阅读 2017-09-03

作者:井上雅彦

“胡扯,真是胡扯。我绝不相信。”

“哟,说得那么疾言厉色的,这正表示你是相信的。说真的,你其实也害怕了吧。”

“我和你不同,不是亲眼看到,就绝不相信。你会为这样的事害怕紧张,这倒叫我羡慕。你似乎还以害怕紧张为乐事呢。”

“哟,你怎么会这样想。”

“听着怕人的故事而发抖——你在这样子的时候最有魅力。我就爱看你那样子,所以才特地在半夜里跟着你来。……嗯,真邪门。”

“怎么了?”

“现在说的这句话,刚刚好像才说过。”

“不记得啊。不过,你真不相信地方上的人说的这些传说吗?”

“当然。这地方古时候是个刑场,这样的地方总不免有迷信的附会,十之八九总是杜撰的。”

“那也不尽然。这一带最近才有过这样的事呢。一个年轻的警察外出做例行巡逻,却好久好久都不回来,大家不禁为他担心起来,于是找寻到祠堂附近去,却看到他老在同一个地方绕着圈子走。后来一查,发现他是绕着半径约莫二十米的地方打转,还一本正经地在巡逻着呢。”

“他自己难道不知道?”

“他自己虽然也急着想回去,可是再怎么走,总是走回原先的地方去。如果不是有人找了来,他还会一直在那儿走下去呢。这一定是狐狸作弄的无疑了。”

“什么?狐狸作弄人啊。”

“古时候的文献就有类似的记载啊。过路的商旅给狐狸作弄了,一边的腿就短了那么几寸,因此,自己虽以为是在一直向前走,结果却是在绕着圈子打转。”

“哈哈,那倒像是圆规了。你真相信这样的事?”

“奇怪的事情还有呢。这附近的小学分校里也出现过狐狸童子。”

“什么?什么是狐狸童子?”

“这分校因为学生不多,所以都要在朝会时点名。”

“这又怎么了?”

“学生的人数多出了一个。”

“不算数的混在里边。”

“这不算数的一个就是狐狸童子了。奇怪的事,还多着……”这种故事好无聊。”

“譬如说,半夜里只男女两人在那儿谈心,四下也没什么人,可是不知怎的,谈着谈着,似乎另外有人加入谈话,可是两个人却都浑然不觉。”

“真叫人毛骨悚然。”

“而且也不知什么时候起,两个人的魂魄都给调了包了……”

“于是就说那是狐狸或狐狸童子在作弄人了。胡扯,真是胡扯。我绝不相信的。”

“哈,说得那么疾言厉色的,这正表示你是相信的。说真的,你其实也害怕了吧。”

“我和你不同,不是亲眼看到,就绝不相信。你会为这样的事害怕紧张,这倒叫我羡慕。你似乎还以害怕紧张为乐事呢。”

“哈,你怎么会这样想。”

“听着怕人的故事而发抖——你在这样子的时候最有魅力。我就爱看你那样子,所以才特地在半夜里……哟,好奇怪。现在说的这句话,刚刚好像才说过呢……。”

相关阅读

祖父

作者:威廉·萨默塞特·毛姆 我开始从事写作时,感觉写作好像是世界上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了。我喜欢写作,就如同鸭子喜欢水一样。我从没完全走出“成为作家”带给我的惊奇;除了一种不可抗拒的意愿以外,我找不出自己成为一名作家的理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种意愿会在我的脑子里产生。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我的家族一直从事法律工作。据《英国传记辞典》(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美文阅读 2017-06-19
祖父

忌十三

作者:周作人 在一本讲古代文明的书里,说到禁忌的问题,他说野蛮与文明在这里有显明的区别,其一谨守禁忌,而其一则否。但是因为世上没有地方是充分文明的,所以在所谓文明人中仍多有蛮风之遗留,有如请客忌讳十三个人,即是一例。我觉得这话很有意思,在中国知识阶级中谨守十三的禁忌的也是常有。不过这乃是从外国输入的,我们本有些土禁忌,后来又加上洋禁忌去,自然更觉得热闹了。 从这一点上看来,解说又略有不同,这个禁忌…

美文阅读 2017-07-22
忌十三

母亲

作者:莫言 我出生于山东省高密县一个偏僻落后的乡村。5岁的时候,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艰难的岁月。生活留给我最初的记忆是母亲坐在一棵白花盛开的梨树下,用一根洗衣用的紫红色的棒槌,在一块白色的石头上,捶打野菜的情景。绿色的汁液流到地上,溅到母亲的胸前,空气中弥漫着野菜汁液苦涩的气味。那棒槌敲打野菜发出的声音,沉闷而潮湿,让我的心感到一阵阵地紧缩。 这是一个有声音、有颜色、有气味的画面,是我人生记忆的起点…

美文阅读 2017-08-18
母亲

雪夜

作者:星新一 雪花象无数白色的小精灵,悠悠然从夜空中飞落到地球的脊背上。整个大地很快铺上了一条银色的地毯。 在远离热闹街道的一幢旧房子里,冬夜的静谧和淡淡的温馨笼罩着这一片小小的空间。火盆中燃烧的木炭偶尔发出的响动,更增浓了这种气氛。 “啊!外面下雪了。”坐在火盆边烤火的房间主人自言自语地嘟哝了一句。 “是啊,难怪这么静呢!”老伴儿靠他身边坐着,将一双干枯的手伸到火盆上。 “这样安静的夜晚,我们的…

美文阅读 2018-02-25
雪夜

女人的星球

作者:高铭 我推门进来的时候,吓了他一大跳,还没等我看清,他人就躲到桌子底下去了,说实话我也被吓了一跳。 关上门后我把资料本子、录音笔放在桌上,并没直接坐下,而是蹲下看着他。我怕他在桌子底下咬我——有过先例。 他被吓坏了,缩在桌子下拼命哆嗦着,惊恐不安地四下看。 我:“出来吧,门我锁好了,没有女人。” 他只是摇头不说话。 我:“真的没有,我确定,你可以出来看一下,就看一眼,好吗?” 跟这个患者接触…

美文阅读 2018-07-01
女人的星球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