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求多福

美文阅读 2017-08-22

作者:梁文道

你见过自己带筷子去吃饭的人吗?坦白说,当我第一回遇到同桌这么干的时候,我还真为他感到尴尬,因为我的第一反应是以为他不信任那家餐馆的清洁程度,就像我们平常在露天大排档先把刀叉泡在热水里的做法一样,要用自力救助的方式来确保自己的健康。然后我就为自己感到羞愧了,原来是我小人之心,人家根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地球。朋友详细举证,说明免洗木筷的数量已经严重威胁到全球森林的生存;自携匙筷,多少算是为环保尽一分绵力。

从拒吃鱼翅和鹅肝开始,一直到购买“可持续发展鱼”与公平贸易有机农产,这个世界上有愈来愈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日常饮食实在不只是美味和营养的事,它更是一连串非常广泛的伦理和政治的议题,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以前闻所未闻的饮食社会运动在这十来年间大量爆发。这些运动可爱的地方在于它们用不着参与者上街示威,用不着大家愤怒挥拳;我们只需持之以恒地看顾好自己平常的生活习惯就行了,真真正正做到了“日常即政治”的新社运格言。

可这些在发达地区常见的饮食社运,我却几乎没在大陆见到有谁提倡过。也许有人会辩说这是“发展水平”的差异,那些公平贸易产品不便宜,鹅肝鱼翅对月入一千的大多数老百姓来讲都还是神话里的珍品,我这么比较太不公平。不过,中国的千万富翁不是已达七十五万户了吗?年纪和西方那些搞运动的小伙子差不多的“富二代”不是正开着宝马满街飙车吗?这批最有本钱透过饮食展示良心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呢?

我知道,其中有些跑去自己开农场了,他们巴不得独力掌握自家的整条食物供应链。

表面看,自己带油去餐馆就和自携餐具一样,都是食客自助的表现,可它们的前提却截然不同。前者是恐惧饭庄偷用地沟油,使自己吃出癌症;后者是害怕木筷用完就丢,无端消耗地球资源;一者出于自保,一者出于公心,差距远得很。

保命是人的头等大事,“生存权”是中国最关注最提倡的一种人权,谁都没有资格批评他人自求多福的努力和用心。我只不过纳闷,自保也可以变成一种社会运动呀,怎么我们中国人却会走到带着油瓶去吃饭这么极端的地步呢?消费者权益维护运动大概是全球投入人数最多花样最齐全的一种社运,里头有不少都和饮食相关。根据过往经验,有些人会集体罢买某些品牌某类食品,直到相关厂商屈服;又有些人会组织成民间的监察队伍,自行向社会公告水源的污染情况,对政府形成社会压力。今天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已经到了红灯闪不停的地步,为什么我们那些有学问有资本的精英不像他处同类那样行动起来,反而采取一种最个人最原子化的态度,纷纷自扫门前雪呢?

或许这是犬儒病蔓延的症状,社会主义中国的国民不再相信社会,他们只能相信自己;他们不再知道什么叫做公共,只能确定个体。当然,大家还害怕付出代价;为了一口干净的水,为了一棵无害的菜,不值得花力气去搞什么运动,甚至连投诉都不值得。套句大陆的流行话,这么干“有什么用”呢?你以为消费者维权就不政治不破坏“和谐”了吗?你真以为保障自己家人的“生存权”是天底下最神圣最理所当然的事吗?看看那些孩子喝了三聚氰胺毒奶的家长,他们组织起来了,不屈不挠地上访,不屈不惧地开记者会,然后就被抓了。因为稳定比生存权还重要。

在中国,你不必自己带筷子,但你一定要自己带油。

相关阅读

核桃腰

作者:梁实秋 偶临某小馆,见菜牌上有核桃腰一味,当时一惊,因为我想起厚德福名菜之一的核桃腰。由于好奇,点来尝尝。原来是一盘炸腰花,拌上一些炸核桃仁。软炸腰花当然是很好吃的一样菜,如果炸的火候合适。炸核桃仁当然也很好吃,即使不是甜的也很可口。但是核桃仁与腰花杂放在一个盘子里则似很勉强。一软一脆,颇不调和。 厚德福的核桃腰,不是核桃与腰合一炉而冶之;这个名称只是说明这个腰子的做法与众不同,吃起来有核桃…

美文阅读 2018-02-19
核桃腰

我怎样做青年的思想工作

作者:王小波 我有个外甥,天资聪明,虽然不甚用功,也考进了清华大学——对这件事,我是从他母系的血缘上来解释的,作为他的舅舅之一,我就极聪明。这孩子爱好摇滚音乐,白天上课,晚上弹吉他唱歌,还聚了几个同好,自称是在“排演”,但使邻居感到悲愤;这主要是因为他的吉他上有一种名为噪声发生器的设备,可以弹出砸碎铁锅的声音。要说清华的功课,可不是闹着玩的,每逢考期临近,他就要熬夜突击准备功课;这样一来就找不着时…

美文阅读 2018-04-02
我怎样做青年的思想工作

情债肉偿

作者:张小娴 一个女人,在决定离开一个男人之前,再和他睡一次,以补偿他对她多年来的爱。 她爱上了另一个男人,在两者之间,选择了后来者,因为内疚,她对旧情人说:“今天晚上我和你睡,但明天醒来,我就要离开你。” 她躺在床上,不断回忆旧情,使她可以接受这一刻伏在她身上的男人,她现在不爱他,但她从前是爱他的,她知道现在他仍爱她,所以给它最后的快乐。 我不明白什么男人可接受这种补偿,这根本是一种施舍。 女人…

美文阅读 2020-03-24
情债肉偿

打工经历

作者:王小波 在美留学时,我打过各种零工。其中有一回,我和上海来的老曹去给家中国餐馆装修房子。这家餐馆的老板是个上海人,尖嘴猴腮,吝啬得不得了;给人家当了半辈子的大厨,攒了点钱,自己要开店,又有点烧得慌——这副嘴脸实在是难看,用老曹的话来说,是一副赤佬像。上工第一天,他就对我们说:我请你们俩,就是要省钱,否则不如请老美。这工程要按我的意思来干。要用什么工具、材料,向我提出来,我去买。别想揩我的油……

美文阅读 2019-05-09
打工经历

思念那不在者

作者:梁文道 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在《恋人絮语》里有一个关于情欲的敏锐观察:“许多歌谣与旋律描述的都是情人的不在。”它们总是不厌其烦地述说情人远去的失落,因离别而起的愁绪,与孤寂守候的难熬。为什么?因为这是一个时常出现的状况,情人总有暂别或者消失的时候?还是情人按其本质就是一种长久不在、永远隐身的对象? 答案似乎是后者,情人就是那不在身边的人:而且就算他在,也永远消除不了他流…

美文阅读 2018-04-09
思念那不在者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