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调查

美文阅读 2017-08-08

作者:海明威

屋外,雪堆漫过窗台。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照在小屋松木板墙壁的地图上。太阳高悬,光芒从雪堆顶上射进屋子。沿小屋一边的空旷处渗成了一道沟,天气放晴,太阳照在墙上,热气反射到雪上,那道沟便更宽了。现在已是三月底,少校坐在靠墙的一张桌子旁,他的副官坐在另一张桌子旁。

少校两只眼睛周围有圈白色的痕迹,那是雪镜留下的痕迹,这个部位被雪镜遮住,才没被雪地反射的阳光晒伤,而其他地方都被晒伤晒黑了,晒黑的地方重又被晒伤了。他的鼻子都肿了,长过水疱的地方露出蜕皮后的表皮。这会儿,他一边处理文件,一边伸出左手手指在油盏里蘸着油往脸上涂,指尖在脸上轻轻地摩挲。每次他都小心地把手指搁在油盏边上沥干,所以手指上只有薄薄一层油。涂过前额和两腮后,他又细致地用指缝在鼻子上摩挲。涂完油,他站起身来,拿着油盏,走进自己睡觉的小房间里去了。“我要睡会儿。”他对副官说道。在那支部队里,副官不是正式委任的军官。“你把事办完。”

“是,少校先生。”副官答道。他靠在椅背上打了个呵欠,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平装书,打开来放在桌子上,点上烟斗。他趴在桌上,一边看书,一边抽烟。过了会儿,他把书合上,塞回口袋里。案头工作多得做不完,他要做完事才能看书。外面,太阳已经落山,屋子的墙壁上不再有光芒。一个士兵走进来,把砍得长短不一的松枝丢进壁炉里。“轻点儿,比宁。”副官对他说,“少校正在睡觉。”

比宁是少校的勤务兵,脸膛黝黑。他小心地把松柴塞进炉子,摆弄好,带上门,又走回屋子后面去了。副官继续忙他的公文。

“托纳尼!”少校叫道。

“少校先生?”

“叫比宁来见我。”

“比宁!”副官叫道。比宁走进屋子。“少校找你。”副官告诉他。

比宁穿过小屋主厅,朝少校门口走去。他在半掩着的门上敲了敲。“少校先生?”

“进来!”副官听见少校说,“带上门。”

房间里面,少校正躺在床铺上,比宁站在床铺边。少校枕着塞满换洗衣服的帆布包权当枕头,他两只手放在毯子上,扭过那张晒伤了的、油光满面的长脸向比宁看过来。

“你今年十九了?”他问。

“是的,少校先生。”

“有没有恋爱过?”

“您这话什么意思,少校先生?”

“跟女孩儿恋爱?”

“我跟几个女孩儿都谈过恋爱。”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问,你有没有爱过哪个女孩儿?”

“有的,少校先生。”

“你现在还爱那个女孩儿吗?你都没给她写过信。你的信我全都看过。”

“我爱她。”比宁说,“只是没给她写信而已。”

“你肯定?”

“我肯定。”

“托纳尼,”少校没升高声调,“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没人答腔。

“他听不见。”少校说,“你十分肯定自己爱女孩儿。”

“我肯定。”

“那,”少校迅速瞟了他一眼,“你没堕落?”

“我不懂您的意思,什么堕落?”

“好吧。”少校说。“你不用那么傲。”

比宁垂头盯着地板。少校上上下下打量着他那张晒黑的脸,又看看他那两只手。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那你真的不想——”少校没再往下说。比宁盯着地板。“那你最大的心愿不是想要——”比宁盯着地板。少校又躺在帆布包上,笑了笑。他真正放心了:部队的生活太复杂了。“你是个好孩子。”他说。“你是个好孩子,比宁。可是别那么傲,小心别丢了小命。”

比宁一动不动地站在床铺旁。

“别害怕。”少校说道。他两手交叉,放在毯子上。“我不会碰你的。要是你愿意,也可以回自己团里去。不过我劝你最好留下来给我当勤务兵,没那么容易丧命。”

“您还有什么吩咐吗,少校先生?”

“没了。”少校说。“走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出去的时候把门开着。”比宁走了出去,让门打开着。副官抬起眼来看他,他尴尬地穿过主厅,跨出门去。他脸涨得通红,跟刚才进来加柴的时候不一样了。副官目送他走出门去,笑了。比宁又抱了些柴禾丢进壁炉。少校躺在床铺上,望着挂在墙壁钉子上的那顶包着布的钢盔和那副雪镜,听到比宁从地板上走过的脚步声,心想,这小鬼,不知道他有没有对我撒谎。

相关阅读

谁是你的重要他人

作者:毕淑敏 她是我的音乐老师,那时很年轻,梳着长长的大辫子,有两个很深的酒窝,笑起来十分清丽。当然,她生气的时候酒窝隐没,脸绷得像一块苏打饼干,很是严厉。那时我大约十一岁,个子长得很高,是大队委员。 学校组织“红五月”歌咏比赛,最被看好的是男女小合唱,音乐老师亲任指挥。我很荣幸被选中。有一天练歌的时候,长辫子的音乐老师,突然把指挥棒一丢,一个箭步从台上跳下来,侧着耳朵,走到队伍里,歪着脖子听我们…

美文阅读 2019-09-11
谁是你的重要他人

强奸未遂的贝多芬

作者:梁文道 念研究院的时候常和一批男同学共听唱片谈音论乐,通宵达旦乐此不疲。其中一个最令我们困惑的问题,是女同学们听音乐的口味似乎与我们大有不同。我们认为瓦格纳的歌剧崇高雄壮,她们只觉冗长吵耳;我们听得激动非常的“爆棚”乐章,她们听了竟是呵欠连连。可是只要一放在我们心目中只是肤浅甜美的小品,女同学们却流露出心醉神迷的表情。因此我们只好作出结论,要找个懂得欣赏严肃音乐的女朋友实在太难了。 古典音乐…

美文阅读 2018-01-09
强奸未遂的贝多芬

考生的悲哀

作者:梁实秋 我是一个投考大学的学生,简称曰考生。 常言道,生,老,病,死,乃人生四件大事。就我个人而言,除了这四件大事之外,考大学也是一个很大的关键。 中学一毕业,我就觉得飘飘然,不知哪里是我的归宿。“上智与下愚不移。”我并不是谦逊,我非上智,考大学简直没有把握,但我也并不是狂傲,我亦非下愚,总不能不去投考。我惴惴然,在所能投考的地方全去报名了。 有人想安慰我:“你没有问题,准是一榜及第!”我只…

美文阅读 2018-05-24
考生的悲哀

远处的一双眼睛

作者:张小娴 我们或许都经历过这种日子:你做一件事情,是因为你知道有一双眼睛在看。 那双眼睛属于一个你在乎的人,他也许是你的亲人,也许是你的恋人,也许是你仰慕和崇拜的人,也许是你暗恋的人,也许是你的旧情人。 有了这双眼睛,你无论做什么事情,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这双眼睛的主人。他会怎样看这件事情?又会有什么反应和评价? 因为感到他在看或者相信他会看,我们总是奋力做到最好。所有的一切,变成不是为自…

美文阅读 2017-11-20
远处的一双眼睛

热狗

作者:村上龙 “当网球比赛的警卫很轻松。” 麦迪逊广场花园的警卫说。 “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把黑人黄牛从售票处赶出去,如果是冰棍球或篮球比赛,就很难区分谁是黄牛谁是观众了。但网球比赛就不一样了,即使是买最便宜门票的观众,该怎么说,感觉都很优雅。而且,也很少有黑人看网球。” 门票按照价格的高低,依次分为红色、橘色、黄色、绿色和蓝色。门票和座位的颜色相同。比方说,最远的蓝色座位看到的选手,就和火柴棒差…

美文阅读 2017-11-14
热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