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服侍

美文阅读 2017-07-17

作者:亦舒

哎呀,那人真难服侍。

可能是真的,你说来,他说去,你说红,他说绿,世上自有这种人。

可是,为什么要同这种人来往呢?他请客,我们不去,我们永远不请他,不就完了。

明知难服侍,又颤巍巍地去服侍他,为的是什么?总有好处吧,否则,谁去看这种眼睛鼻子。

不但有油水可捞,且不止一点点吧。不然,谁会耐着性子弯腰哈背地去服侍任何人。

既然如此,有什么好抱怨!

争口气,第二天不再去服侍他,人到无求品自高,立刻无事。

某老板喜怒无常,又那么独裁,伙计们有伴君如伴虎之感,可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打工仔前仆后继,表面看起来好似笨得要死,其实每人一边抱住一大块钱,一边又可雪雪呼痛,说无良老板伤害他的自尊心,不知多过愈。

拿不到好处,谁会做任何事,谁会爱上谁,不值得服侍的人,怎么会有人服侍。

相关阅读

坑道下的家庭

作者:卡夫卡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到了地头。一根木杆斜斜地插在土里,顶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坑道”。我应该是到了目的地了,我猜测着,环顾四周。距我立足之地仅几步路的地方有一个不起眼的、爬满绿藤的小木房,我听到那儿传来轻轻的盘碟碰击声。我走了过去,把脑袋从低矮的口子里探了进去,在里面的黑暗中几乎什么也看不到,但仍然问候里面的人,并问道:“您知道这地板门由谁管的吗?”“我自己,为您效劳。”一个友好的声音说…

美文阅读 2019-02-11
坑道下的家庭

你怎么现在才来?

作者:王文华 上礼拜宝琳娜在轻食区认识张宝,立刻开始每晚祷告。 “我要感谢上帝,竟然让我遇到这么好的男人!” “张宝这名字好熟……”佳佳抓着头,“不知道在哪里听过?” “不可能,像他这么棒的男人世界上只有一个!” “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约一个在人肉市场认识的男人去健身房,他姗姗来迟,我就自己先下去运动。我大近视,在跑步机上看他走过来,就破口大骂:‘你怎么现在才来?还不赶快去帮我拿条毛巾?’他顺…

美文阅读 2019-06-04
你怎么现在才来?

英雄之器

作者:芥川龙之介 汉大将军吕马通将一张马脸拉得愈发之长,捋着几茎稀稀拉拉的胡须说道。他身旁有十余人,中间一盏灯火,将一张张脸孔映得通红,衬托在夜晚的营帐上。每张脸上,都浮现出难得一见的笑容。想必是今日一仗,取下西楚霸王的首级,得胜的喜悦还没消失的缘故吧。 “是吗?” 其中一张脸孔,鼻梁笔挺,目光锐利,嘴唇上浮出不屑的笑容,盯着吕马通的眉心应了一声。不知为什么,吕马通似乎有些狼狈。 “当然,项羽力大…

美文阅读 2019-07-20
英雄之器

红房子

作者:黑塞 红房子,从你的小花园和葡萄园里,向我送来了整个阿尔卑斯山南面的芬芳!我多少次从你身边经过,头一回经过时,我的流浪的乐趣就震颤地想起了它的对称极,我又一次奏起往昔经常弹奏的旋律:有一个家,绿色花园里的一幢小屋,周围一片寂静,远离村落;在小房间里,朝东放着我的床,我自己的床;在小房间里,朝南摆着我的桌子,那里我也会挂上一幅小小的古老的圣母像,那是我在早年的一次旅途中,在布雷西亚买到的。 正…

美文阅读 2020-01-06
红房子

永远的坐票

作者:佚名 生活真是有趣:如果你只接受最好的,你经常会得到最好的。 有一个人经常出差,经常买不到对号入坐的车票。可是无论长途短途,无论车上多挤,他总能找到座位。 他的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耐心地一节车厢一节车厢找过去。这个办法听上去似乎并不高明,但却很管用。每次,他都做好了从第一节车厢走到最后一节车厢的准备,可是每次他都用不着走到最后就会发现空位。他说,这是因为像他这样锲而不舍找座位的乘客实在不多。…

美文阅读 2018-08-01
永远的坐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