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来不是救世主

美文阅读 2018-10-28

作者:叶倾城

快三十岁的她突然宣布,打算与四年前的前男友复合,我吃惊不小。

他们都是从家乡来京漂的孩子,互相扶持,很自然地合租。有一次,她在应聘回来的路上弄丢了装着所有证件的文件袋,急得只会哭,是他一路哄着她陪着她,在地铁站口失而复得。那一刻相依为命的暖,她永远记得。

他家穷,她真的不介意,他却耿耿于怀,终于一咬牙一跺脚,下海创业。儿女情长一时顾不到,他叫她:不要等我。

四年过去,男人风光过,又在股市里赔了个干净,重返京师想从头再来,连租房子的钱都没有,低三下四地打电话给她,问能不能暂住几晚。

彻夜长谈,男人时而神采飞扬,时而满面黯然,终于控制不了满眶的泪,哭倒在她掌心。浩大的疼惜涌上心头,她紧紧抱着他,撒不了手。

她说:人难免遇到难处,我没法抛下他。

她说得慷慨激昂,我只问她卡上还有多少现金。“呃……现在没多少了,替他还了一笔要命的债。”

我不好意思失笑,只能轻轻问:既非富二代,又不是白富美,你一个工薪族,府上三代数不出财主,没认过干爹,自己天天挤地铁,勒紧裤腰带替人家还高利贷,算怎么回事儿?临危出头,一是义务二是能力,没名没分没本事,这叫“是非只因强出头”。

没错,他落了难,像在马路上一失脚掉到了窨井里。一刹那叫天地皆不应的男人,如雏鸟如稚婴,立时唤起女子心中的原始母性,那是海啸般铺天盖地的神秘力量,能吞噬大陆也能造就新的岛屿。同样的冲动,令包惜弱在牛家村救了金朝王子,也令无数女子,前赴后继踏上不归路。

手臂不够有力,不能救他出水火,你就打算自己跳下井,甘作人梯,让男人踩着自己的背上去:你的银行信用卡,我来还;你的父母家人,我来照顾;你前半生人间信誉已经破产,我来当你的天使投资人……然后呢?他一旦脱险,难免拍拍屁股就走,你又要等谁成为你的奥援?搞不好工人过来合上井盖,你的哭声再无人听见。

他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不与你分享,倒让你分担人仰马翻;他曾千金买笑,却向你出售哭泣;他的良辰美景,自有醇酒美人相伴:那时,作为酒,你不够醇;作为人,你不够美。

她急急插嘴:“我想,会在最困难时找我,是把我当作亲人。”那为什么杀人凶手向来弃家潜逃,不把至爱的人卷进旋涡?流离路上,他会在哪家客栈落脚,不过是看哪家位置隐蔽,哪家身份证登记得不严格,哪家老板娘看着软弱可欺而已。

别自作多情:“我对他很重要。”你是阳光、空气、水或者食物?失去你,他会窒息、饥渴而死吗?

更严酷的真相:也许,他对你更重要。

每个女子心里都住了一个简·爱,曾被拒绝被嫌弃被伤害,一边接受命运一边悲伤地说:“要是上帝曾赋予我一点美貌,大量财富,我也会让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在小说的世界里,简·爱继承了天外来的一笔遗产,终于能以王者之尊,拯救双目失明的破产爱人,而对盲人来说,美貌与否也不重要了。

前男友满足了你的简·爱梦,把你从普通人的灰蒙蒙日子里解救出来,你俨然成为言情小说的女主角。你的大义凛然,为你周身镀上看不到的光环,光环上面写了两个字:圣母。

你从来不是救世主——以后也不会是。普通人,不应以肉身献祭幻象。

前男友掉坑里该怎么做?打个110吧。

相关阅读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作者:余秀华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

美文阅读 2019-10-16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恶之平庸

作者:刘瑜 在网上找到这个人的照片后,我曾仔细端详他的脸:细长鼻子,略带鹰钩,眼睛不大,但是深,棱角分明的下巴,薄嘴唇。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几乎透着善意。这样的人,欧美大街上到处可见。但他又不是普通人,他叫阿道夫·艾克曼,曾经作为纳粹高官参与屠杀犹太人。根据对这个人的审判材料,学者汉娜·阿伦特写过一本书《艾克曼在耶路撒冷》,不过此书的副标题更有名:关于恶之平庸的报告。 “恶之平庸”。通过这个词,阿伦…

美文阅读 2020-03-23
恶之平庸

制造声音

作者:贾平凹 我去采访这个州刚刚离休的专员。采访结束后我们坐在客厅喝茶,他却放了一段录音问我听到什么,我说是风里的树声。是树声,他说,你听得懂这树声吗? 有树风就有了形状,但风里的树是要说话的。 你知道,这个州是一个贫困的地区,但因处在交通要道上,过往的官员就特别多。我已经是上些岁数的人,实在不宜于干那些恭迎欢送的事,当组织上安排我来,我就想提前离休,或者调往省城寻一个清闲的部门,拈弄笔墨,句读里…

美文阅读 2019-12-26
制造声音

个狗主义

作者:韩少功 有一种说法,称国门打开,个人主义这类东西从西方国家传进来,正污染着我们的社会风气。这种说法其实有点可疑。我们大唐人的老祖宗在国门紧缩的朝代,是不是各个都不贪污、不盗窃、不走后门?那叫什么主义? 欧美国家确实以个人主义为主潮,让一些博爱而忧世的君子扼腕叹息,大呼精神危机。不过,这一般情形来说,大多数欧美人自利,同时辅以自尊;行个人主义,还是把自己看作人。比方说签合同守信用,不作伪证,不…

美文阅读 2017-08-29
个狗主义

我的四季

作者:张洁 生命如四季。 春天,我在这片土地上,用我细瘦的胳膊,紧扶着我锈钝的犁。深埋在泥土里的树根、石块,磕绊着我的犁头,消耗着我成倍的体力。我汗流浃背,四肢颤抖,恨不得立刻躺倒在那片刚刚开垦的泥土之上。可我懂得我没有权利逃避,在给予我生命的同时所给予我的责任。我无须问为什么,也无须想有没有结果。我不应白白地耗费时间。去无尽地感慨生命的艰辛,也不应该自艾自怜命运怎么不济,偏偏给了我这样一块不毛之…

美文阅读 2019-01-04
我的四季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