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水茶

美文阅读 2020-01-11

作者:阿诺德·洛贝尔

猫头鹰把水壶从碗橱里拿出来,说:“今晚我要做泪水茶。”

他把水壶放在膝上,,静静地坐着,开始想令人伤心的事情。

“断了腿儿的椅子。”猫头鹰说着,眼睛开始潮湿。

“不能唱的歌,”猫头鹰说,“因为歌词忘了。”一大滴眼泪滴下来,落入壶里。

“掉到了火炉后边,很难找到的汤匙。”猫头鹰说着,更多的眼泪落入水壶。

“不能看的书,”猫头鹰说,“因为有页码被撕掉了。”

“停顿了的钟表,”猫头鹰说,“没有人上紧它们的发条。”

猫头鹰还想到其他许多令人伤心的事情。他哭啊哭啊,不久,水壶里装满了眼泪。

“好啦,”猫头鹰说,“做成了。”他停止哭泣,把水壶放在火炉上,烧开了沏茶。

​当猫头鹰把茶杯倒满的时候,他感到很快乐,就哈哈大笑。

译/王世跃

相关阅读

小杨月楼义结李金鏊

作者:冯骥才 民国二十八年,龙王爷闯进天津卫,大小楼房全赛站在水里。三层楼房水过腿,两层楼房水齐腰,小平房便都落得“没顶之灾”了。街上行船,窗户当门,买卖停业,车辆不通,小杨月楼和他的一班人马,被困在南市的庆云戏院。那时候,人都泡在水里,哪有心思看戏?这班子二十来号人便睡在戏台上。 龙王爷赖在天津一连几个月,戏班照样人吃马喂,把钱使净,便将十多箱行头道具押在河北大街的“万成当”。等到水退了,火车通…

美文阅读 2020-05-18
小杨月楼义结李金鏊

作者:鲁迅 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蜡梅花;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蝴蝶确乎没有;蜜蜂是否来采山茶花和梅花的蜜,我可记不真切了。但我的眼前仿佛看见冬花开在雪野中,有许多蜜蜂们忙碌地飞着,也听得他们嗡嗡…

美文阅读 2018-12-12
雪

集体早操

作者:刘瑜 从1999年夏天开始,我就失去了集体。 我,正如所有社会主义大家庭中的成员,从小在集体的怀抱里长大。小学的时候,小朋友们一起去包干区大扫除并且集体做早操。中学的时候,同学们一起彩排晚会节目并且集体做早操。大学的时候,大伙儿一起军训一起参加一二九合唱并且集体做早操。 从1999年夏天开始,我再也没有了集体早操可做。 先是在国内某大学做研究人员,不用坐班,不用教书,项目是各做各的。然后是出…

美文阅读 2018-03-20
集体早操

小杂感

作者:鲁迅 蜜蜂的刺,一用即丧失了它自己的生命;犬儒的刺,一用则苟延了他自己的生命。 他们就是如此不同。 约翰穆勒说:专制使人们变成冷嘲。 而他竟不知道共和使人们变成沉默。 要上战场,莫如做军医;要革命,莫如走后方;要杀人,莫如做刽子手。既英雄,又稳当。 与名流学者谈,对于他之所讲,当装作偶有不懂之处。太不懂被看轻,太懂了被厌恶。偶有不懂之处,彼此最为合宜。 世间大抵只知道指挥刀所以指挥武士,而不…

美文阅读 2020-02-02
小杂感

记忆

作者:韩少功 你记得那时门前的水面,总是有一只大鸟掠过,划破一缕缕飘移的蓝色雾气。在月色朦胧的深处,传来了疲惫的捣衣声,还有口琴的吹奏被风搅得七零八落,飘入了坝下余热未尽的稻田和藕田。你却不记得那个吹口琴的邻队知青叫什么名字了,不记得自己曾经与他说过什么。 你记得早上起来的时候窗外一片冰天雪地,你掀掉大凉席上的大被子,发现院子里有猪在叫,一个身高刚够桌面的小孩居然在操刀杀猪,揪住猪尾一拖,将庞然大…

美文阅读 2017-11-29
记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