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行走很久很久的路上

美文阅读 2018-11-26

作者:安布洛斯·莱尔

我一直相信,没有任何理由的,我是一个在行走的人。天空的安静,腳步的行走,靜靜的望着天空。

光景流失,回想很多。

记忆是根长长的线,在我走过的路上缠绕。我沿着它的痕迹,一路往回,看见琐碎的自己,安静的走在岁月的大马路上。

走,脚步懒散,身后的影子模糊。像老旧相机下的记忆。

沿途有许多陌生的人,三三两两,他们看我,我也看他们。我们彼此都是对方视觉里的路人,可以是路人甲,也可以是乙。表情

上,笑,疑惑,烦躁,抑或是讨厌。

路人甲乙丙丁,或许都是一样的。

我是个喜欢行走的人,无聊侵袭,我便会拖着看似疲惫不堪的身体,在大街上摇晃。

日子,有晴,有雨,有风,有雪,有白天,也有黑夜。

时光总是不断的交替,只是依然不变的是,路人仍是路人,来去匆匆,是种单调的风景。

也许,我是喜欢旅行,喜欢一个人的旅行。所以我才喜欢一个人穿行在城南城北。所以我才敢一个人冲向陌生的城市。

我想我会是一个奇怪的路人,总是一副倦容,低着头,哼着别人从没听过的小调,就那么走。会因为看到掉落的树叶停下脚步,偏着头思索半天,也会在雨天悠闲的扬起头,任凭雨点打在脸上。

路人,总是陌生的。

甲走了,乙刚来,丙还未来。

丁是未知的。

我记得我在旅途的路上碰到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人,我们一起快乐的说许多话,最后一句是再见,再也不见。

我记得傍晚夕阳落下,蹲在街角的乞丐。

我记得有个女孩坐在广场的长椅上,泪如雨下。

我记得雨声静谧,一对情侣撑着伞幸福的走过。

我记得……

我记得,十几年如一段简单的旅程,时光流转消逝,我回头看看自己,才发现我是个行走在路上,寻找路的人。

相关阅读

那些让我们难堪的亲人

作者:安宁 在易初莲花的洗手间里,遇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上完厕所,没有冲水,便笑眯眯地看着身后长长的队伍,向门外走去。她身后的一个年轻女子,蹙眉看着用过的厕所,回头嘟囔了一句,“真没素质!”而那老太太,大约是耳背吧,始终笑眯眯地,穿过异样地注视着她的人群,一路走出去。行至门口的洗手台处,她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手。 她先用水接连冲了四五遍水龙头,接着将脸凑过去,用手捧了水一遍遍地漱口。我有些纳闷,…

美文阅读 2018-09-23
那些让我们难堪的亲人

情感教育

作者:哈罗德·布罗基 这是九月里一个温暖的晚上,哈佛大学里所有的时钟都在报时。埃尔金•史密斯学得累了,站在怀登纳图书馆的台阶(宽阔的、罗马式、不方便的台阶)上,眨着眼睛望向远处,因为据说这样能让角膜及视网膜恢复一下。他在想事情,但不是想学习上的事,而是在想恋爱、崇拜一个女生、把自己的生命放在她脚前会是什么感觉。他鄙视自己,因为他担心自己无法表现出热忱,而他相信只有热忱的人才配得上,其他方面全是肤浅…

美文阅读 2018-10-08
情感教育

水果该怎么吃

作者:梁文道 一位台湾朋友曾经对我说,世界上最擅长切水果的,就是台湾妈妈。这句话我一开始听不大懂,不就是切水果吗?还有什么擅长不擅长的,更说不上世界第几这么严重吧。后来我才开始注意,水果一物,果然大有学问。 在中式酒家吃饭,以往有最后奉上果盘的习惯。一般人吃到这时候早已饱胀不堪,根本不会在意那水果好不好吃,新不新鲜,只把它当做一种消滞的工具,或者必要的养分均衡补充剂。相反,到高档的日式料理用餐,水…

美文阅读 2021-06-14
水果该怎么吃

我爱过的男孩们都已老了

作者:廖一梅 有那么几年,我常常在出租车里听到何勇的《钟鼓楼》:“我的家住在二环路的里边……”——那好像是“话说老北京”节目的片头曲,摇滚圈著名坏小子何勇的成名曲被出租司机们听熟了头几句,但他们不知道后面唱了些什么,不知道这首歌的作者,不知道他曾经的天才的表现欲,不知道他写过“我的舌头就是美味佳肴,任你品尝”,不知道只要是他出现的场合便要疯狂起来乱作一团,不知道他后来不再唱歌说不想被人利用,不知道…

美文阅读 2018-01-08
我爱过的男孩们都已老了

性感的进化

作者:毕淑敏 女友是经济学家,一天拉拉杂杂地聊天,不知怎的扯到性感上来了。她问,依你看,在表述对异性性感方面的要求上,男人和女人谁更赤裸裸? 我一时没听明白,说从哪些方面看呢?女友说,就从征婚广告上看吧。这是现代人对性感要求的最好标本。 我说,那可能是男性。你没看到满世界花红柳绿的刊物封面,都是美女当家,基本是为了满足男性的审美欲望。 女友说,错了。我看女性在要求男性性感方面,一点也不含蓄。比如征…

美文阅读 2018-06-02
性感的进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