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美文阅读 2018-09-01

作者:普塔·纳德

那天,我独自一人坐火车前往罗哈纳。我买的是小包厢的票。车到一个小站,我的对面上来一个女孩。送她的那对男女可能是她的父母,他们很关心她,不厌其烦地跟她说东西应放在哪里,不要探头出窗,如何避免和陌生人交谈。

我5年前失明了,因此不知道女孩长什么模样,但我知道她穿的是拖鞋,因为她走动时鞋碰到了她的脚后跟。我喜欢女孩的声音。

“你去台拉登吗?”火车离站时,我问。

我一定是坐在黑暗的角落里,因为我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她低声惊呼,然后说:“我不知道这里有人。”

通常,视力好的人总是看不清他们眼前的东西。我想,他们一定是有太多的东西要看了。

“我刚开始也没有看见你。”我说,“但是,我听见你进来了。”我在想,我是否能做到不让她发现我是个盲人。我想,如果我一直坐在我的座位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困难。

“我在撒拉兰普下车,”女孩说,“我阿姨在那里接我。你去哪?”

“先去台拉登,然后去穆所里。”我回答道。“哦,你真幸运!我希望我到的也是穆所里。我喜欢那里的山,尤其是在10月。”

“是的。那是上山最好的时候。”我说,同时又想起了那些未失明的日子。“满山都是野生的大丽花,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更加美丽。晚上,你可以坐在篝火旁,喝点白兰地。大部分游客都已经回去了,路上静悄悄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她没有说话。我心想,是不是我的话触动了她,或者说她认为我是一个浪漫的傻瓜。然后我犯了一个错误。“外面怎样?”我问。

她似乎没觉得不对劲。难道她看出了我是个瞎子?但是她的下一个问题打消了我的疑虑。

“你为什么不自己看呢?”她很自然地问。

我沿着铺位敏捷地移到窗边。窗开着,我面对着窗口,假装在研究外面的风景。在心里,我可以看见电线杆和树一闪而过。“你注意到了吗?”我大胆地说,“树木似乎在移动,而我们没动?”

“总是这样。”她说。

我把脸从窗口转向女孩。有一会儿,我们一直默默地坐着。“你的脸很有趣。”我说。话一出口,我为自己的大胆感到吃惊,但这是一个安全的评价,很少有女孩会拒绝奉承。

她开心地笑了。那是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她说:“很高兴你这么说。别人总说我长得很漂亮,我已经听腻了。”

“那么,你有一张漂亮的脸蛋。”我在心里说。于是,我又大声说:“一张有趣的脸也可以很漂亮。”

“你真会说话。”她说,“但你为什么这么当真呢?”

“火车很快就要到达你的目的地了。”我很唐突地说,“感谢上帝,虽然这是一个短暂的旅行,但如果没有你,我无法忍受在火车上坐两三个小时。”

然而,为了倾听她的声音,我愿意坐久一点。她的声音就像山间的清泉一样动听。一旦她下了火车,她也许会忘记我们短暂的相遇,但在剩下的旅途中我会记住她,并且,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也不会忘记。

忽然,汽笛尖叫起来,车轮也改变了声音和节奏。女孩起来收拾东西。我在想,她的头发是扎起来,还是松散地披在肩上的,或者留着短发呢?

火车慢慢地驶入车站。搬运工和小贩的喊叫声传入了我的耳朵。然后,我听到了一个女高音从门口传来,想必是女孩的阿姨。“再见。”女孩说。

她离我很近,我都闻到了她那诱人的发香。我想伸手去摸摸她的头发,但她很快走了,只留下她的香味。

门口有些混乱。有个男人走进了车厢,结结巴巴地道歉,然后门“啪”的一声关了。世界也再一次地关在了外面。我回到我的铺位。车站的值勤职员吹响他的口哨,我们又出发了。

火车加快速度,车轮欢快地唱起了歌,车厢呻吟着,震动着。我摸到窗口,坐在窗前,凝视着窗外对我来说是一片黑暗的日光。刚上来的男人代替了那个女孩。我又有了新旅伴,新游戏。

“她是一个很有趣的女孩。”我说,“能告诉我,她是长头发还是短头发吗?”

“我没注意。”他回答说,听上去挺纳闷的,“不过,我倒注意到了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很美丽,却毫无用处。她是一个瞎子。难道你没注意到吗?”

相关阅读

行刑

作者:乔治·奥威尔 缅甸,一个雨水浸湿的早晨。惨谈的灯光越过高墙,照到监狱的院子里。死囚牢房的外面钉着两层铁栅栏,就像关动物的小笼子。每间牢房大约10英尺见方,里面除了一张木板床和一壶饮用水再无其他摆设。在另外几间牢房里,棕色皮肤的死囚默默地蹲在里面的一道铁栅栏后,用床单裹着身子,在一两星期内他们就要被绞死了。 有一个印度死囚已被带出了牢房。他是个身材瘦小的人,光头,眼球混浊。他浓密茂盛的胡子,大…

美文阅读 2018-10-02
行刑

人间椅子

作者:江户川乱步 每天早上十点,目送丈夫去官署上班。之后,终于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于是佳子便把自己关进与丈夫共用的书斋。她目前正着手为K杂志的夏季特别号创作一部长篇。 佳子是个美丽的女性作家,这阵子声名鹊起,锋芒甚至盖过她外务省书记官的夫君。她几乎每天都收到好几封陌生仰慕者的来信。 今早亦然,她在书桌前坐下,开始工作前,得先浏览一遍那些陌生人士的信件。 尽管内容一成不变、乏善可陈,但出于女人的温柔…

美文阅读 2018-05-25
人间椅子

美的历程

作者:姬中宪 众所周知,中国人的审美观是由导游决定的,导游说:这儿是景点!我们就拍照;导游说:这个背景最漂亮!我们就留影。结果,大家拍出的照片都一个样,同样的画面,同样的角度,前面站着一个不同的人,却举着同样的两根手指头,一看就是一个导游带出来的。导游又是旅游学校培养出来的,旅游学校和所有的中国学校一样,致力于培养出一模一样的人才,于是,所有的导游也都是一个样,于是必然的,所有中国游客的审美也都是…

美文阅读 2018-02-17
美的历程

作者:安妮宝贝 凌晨两点多入睡,五点左右,天色未亮,被猫咪惊醒。它也许刚睡醒,蹿到枕头边贴近我的身体,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流连之后跳下床去,在客厅里玩耍,发出追逐小球和兔皮老鼠的声音。 有一天早上起身,看到床的一侧放着鼠杆玩具,想来它半夜玩得兴起,把玩具叼到了床上。 它身上规则的黑白条纹来自生命的秩序。玻璃球般的绿色眼珠,在黑暗中熠熠闪光。风从窗外吹进来,拂动窗帘,它耸起鼻子捕捉季节的味道。睡觉时…

美文阅读 2017-11-02
猫

一只杂种

作者:卡夫卡 我有一只奇特的动物,一半像小猫,一半像羊羔。它是我从父亲的财产中继承来的一件遗物,不过它到我手里之后才发育长大。以前它羊羔相多而小猫相少,但现在两者基本相等,猫头猫爪,羊羔个头,羊羔体型,眼睛与两者都像,闪闪发亮,充满野性。毛很柔软,紧贴在身上。动起来不但会连蹦带跳,还会潜伏而行。它蜷伏在窗台上的太阳地里打呼噜,一上草地便疯跑起来,几乎再也抓不住它。见到猫它便逃之夭夭,但却喜欢袭击羊…

美文阅读 2021-09-09
一只杂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