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

美文阅读 2018-06-20

作者:蔡澜

“绑安全带!”

一上车,女人已经命令。

驾了那么多年车子,男人怎么不会做这件事?但还是客气地:“呀,差点忘了。”

出了门口,男人向左转。

“转右!”女人又命令。

“昨天这个时候那条路塞车。”男人解释,“今天不如换一条路走吧。”

太太显然地对这个自作主张的部下不满,但不出声,心中想:“嘿嘿,要是另一条路也塞车,就要你好看!”

有那么巧就那么巧,其他人也聪明地转道,变成一条长龙。

“转头!昨天塞车,并不代表今天也塞车呀!”女人说,“要是你听我的话做,不是没事吗?”

“是,老婆大人。”男人是乖乖地依着女人指定的方向走去。

当然,又是一条长龙,繁忙时间,哪有不塞车的道理?但是女人说:“这条龙比刚才那条短得多!”

“你看得出哪一条龙长,哪一条龙短,这可出奇了。”男人想讲,但忍了下来。

闲来无事,两者又无对话,男人打开收音机听新闻。

“每天都是波斯尼亚战事,乌干达难民,有什么好听?”女人伸手一按,录音带播出邓丽君的旧歌。

后面有辆的士一直在按喇叭。

女人转头,狠狠地瞪了的士司机一眼,大叫道:“响什么?赶着去奔丧啊?”

“那些年轻人血气方刚,听到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的。”男人低声下气地。

“怕什么?”女的理直气壮,说完就要按下玻璃窗,伸头出去咒骂。

“别……别……”男人慌忙阻止。

好在的士司机已经不耐烦,越过双白线,开车往前去。

“跟着他走!跟着他走!”女人再次命令,“老在这里等着,什么时候才能赶到?”

“那是犯法的呀!警察抓到会抄牌的呀!”男人抗议。

“人家怎么不怕?”女的以轻视的目光看着男人,“要抓也是抓他去,你……你……”

男人在女人还没讲到“没种”这两个字之前,战战兢兢地把车驶出双白线,超过别人的车子。

忽然迎面来了几辆车,喇叭声大作,男人即刻把车子闪到一边,险过剃头地避开,捏了一把冷汗。

打躬作揖地要求排长龙的司机让一让,才能将车子驾进去,但是他们不买账,一车跟一车地贴得紧紧的,绝对不腾出一点空间。

“冲呀!”女人斩钉截铁地命令。

男人即刻照做。

这次,迎面来的是一辆运货柜的大卡车,嘭的一声巨响,撞个正着,奔驰的车头已扁,冒出浓烟。

女人的第一个反应不是看丈夫有没有受伤,她尖叫:“要是你听我的话做,不是没事吗?”

货车中跳出两名彪形大汉,直往车子走来,男人心中叫苦:“完了,这次完了!”

嗡嗡巨响,骑白色大型电单车的交通警及时赶到,男人好像得到救星,跳出车子,紧紧地把他抱住。

交通警大力地把男人一推,大喊:“告多你一条同性侵犯罪!”

“救命!”男人哀求。

交通警慈悲心发,安慰地:“别怕,有我在,那两个男人不会打你的。”

“我不是怕那两个大汉!”男的已经歇斯底里,“我怕的是坐在车里的那个女人!”

“你说什么?”太太下车狂吼冲前。

男的落荒而逃。

“喂!”交通警在他身后大叫,“你的奔驰车不要了吗?”

“车子!老婆!”男的边逃边喊,“都送给你!”

交通警欲跳上电单车追来,但给其他车辆阻着。男的跑了几条街,抬头一看,是结婚前的女朋友住的地方。

男人直奔进女朋友的怀抱:“快点收拾行李,我自由了,我们马上乘国泰航空到欧洲去旅行!”

女的大喜,抱着他吻了又吻。正当男的觉得一生幸福,由此开始的时候,女的说:“不如坐维珍航空吧。”

“为什么?我一向惯坐国泰的。”男的说。

女的回答:“听我的话做,没事。”

咦?这句话在什么地方听过?男人觉察后鸡皮疙瘩竖起,大喊:“不,不!”

冲出门,男人再跑几条街,跑回妈妈家里,直奔母亲的怀抱:“我再也受不了所有的女人。”

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抱着哭泣的儿子,摸摸他的头:“老早就说那个女人不适合你的了。要是你听我的话做,不是没事吗?”

来京东,挑本好书吧!

0条评论

发布评论

相关阅读

盲人国

作者:H·G·威尔斯 在厄瓜多尔境内,距津布拉左三百多哩,距科多帕希雪原一百多哩的安第斯山脉广袤的荒原中,有一个与世隔绝的神秘山谷,盲人国。许多年前,这山谷与世界还有一条唯一的通道,只要有人能穿越那骇人的峡谷和覆有坚冰的山路就能进入山谷的平坦草原中。而几个为了逃避西班牙恶魔般统治者的贪欲和暴政的秘鲁家庭,拖着不少半大的孩子,真的来到了这里。后来明多那巴火山惊天动地的持续喷发了十七天,史书上说当时基…

美文阅读 2019-07-22
盲人国

刘正风灭门

作者:金庸 刘正风道:“在下一生之中,从未见过魔教教主东方不败一面,所谓勾结,所谓阴谋,却是从何说起?” 费彬侧头瞧着三师兄陆柏,等他说话。陆柏细声细语的道:“刘师兄,这话恐怕有些不尽不实了。魔教中有一位护法长老,名字叫作曲洋的,不知刘师兄是否相识?” 刘正风本来十分镇定,但听到他提起“曲洋”二字,登时变色,口唇紧闭,并不答话。 那胖子丁勉自进厅后从未出过一句声,这时突然厉声问道:“你识不识得曲洋…

美文阅读 2018-08-27
刘正风灭门

老猫

作者:季羡林 老猫虎子蜷曲在玻璃窗外窗台上一个角落里,缩着脖子,眯着眼睛,浑身一片寂寞、凄清、孤独、无助的神情。 外面正下着小雨,雨丝一缕一缕地向下飘落,像是珍珠帘子。时令虽已是初秋,但是隔着雨帘,还能看到紧靠窗子的小土山上丛草依然碧绿,毫无要变黄的样子。在万绿丛中赫然露出一朵鲜艳的红花。古诗“万绿丛中一点红”,大概就是这般光景吧。这一朵小花如火似燃,照亮了浑茫的雨天。 我从小就喜爱小动物。同小动…

美文阅读 2019-06-17
老猫

祝土匪

作者:林语堂 莽原社诸朋友来要稿,论理莽原社诸先生既非正人君子又不是当代名流,当然有与我合作之可能,所以也就慨然允了他们,写几字凑数,补白。 然而又实在没有工夫,文士们(假如我们也可冒充文士)欠稿债,就同穷教员欠房租一样,期一到就焦急。所以没工夫也得挤,所要者挤出来的是我们自己的东西,不是挪用,借光,贩卖的货物,便不至于成文妖。 于短短的时间,要做长长的文章,在文思迟滞的我是不行的。无已,姑就我要…

美文阅读 2019-06-29
祝土匪

忌十三

作者:周作人 在一本讲古代文明的书里,说到禁忌的问题,他说野蛮与文明在这里有显明的区别,其一谨守禁忌,而其一则否。但是因为世上没有地方是充分文明的,所以在所谓文明人中仍多有蛮风之遗留,有如请客忌讳十三个人,即是一例。我觉得这话很有意思,在中国知识阶级中谨守十三的禁忌的也是常有。不过这乃是从外国输入的,我们本有些土禁忌,后来又加上洋禁忌去,自然更觉得热闹了。 从这一点上看来,解说又略有不同,这个禁忌…

美文阅读 2017-07-22
忌十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