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

美文阅读 2018-06-20

作者:蔡澜

“绑安全带!”

一上车,女人已经命令。

驾了那么多年车子,男人怎么不会做这件事?但还是客气地:“呀,差点忘了。”

出了门口,男人向左转。

“转右!”女人又命令。

“昨天这个时候那条路塞车。”男人解释,“今天不如换一条路走吧。”

太太显然地对这个自作主张的部下不满,但不出声,心中想:“嘿嘿,要是另一条路也塞车,就要你好看!”

有那么巧就那么巧,其他人也聪明地转道,变成一条长龙。

“转头!昨天塞车,并不代表今天也塞车呀!”女人说,“要是你听我的话做,不是没事吗?”

“是,老婆大人。”男人是乖乖地依着女人指定的方向走去。

当然,又是一条长龙,繁忙时间,哪有不塞车的道理?但是女人说:“这条龙比刚才那条短得多!”

“你看得出哪一条龙长,哪一条龙短,这可出奇了。”男人想讲,但忍了下来。

闲来无事,两者又无对话,男人打开收音机听新闻。

“每天都是波斯尼亚战事,乌干达难民,有什么好听?”女人伸手一按,录音带播出邓丽君的旧歌。

后面有辆的士一直在按喇叭。

女人转头,狠狠地瞪了的士司机一眼,大叫道:“响什么?赶着去奔丧啊?”

“那些年轻人血气方刚,听到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的。”男人低声下气地。

“怕什么?”女的理直气壮,说完就要按下玻璃窗,伸头出去咒骂。

“别……别……”男人慌忙阻止。

好在的士司机已经不耐烦,越过双白线,开车往前去。

“跟着他走!跟着他走!”女人再次命令,“老在这里等着,什么时候才能赶到?”

“那是犯法的呀!警察抓到会抄牌的呀!”男人抗议。

“人家怎么不怕?”女的以轻视的目光看着男人,“要抓也是抓他去,你……你……”

男人在女人还没讲到“没种”这两个字之前,战战兢兢地把车驶出双白线,超过别人的车子。

忽然迎面来了几辆车,喇叭声大作,男人即刻把车子闪到一边,险过剃头地避开,捏了一把冷汗。

打躬作揖地要求排长龙的司机让一让,才能将车子驾进去,但是他们不买账,一车跟一车地贴得紧紧的,绝对不腾出一点空间。

“冲呀!”女人斩钉截铁地命令。

男人即刻照做。

这次,迎面来的是一辆运货柜的大卡车,嘭的一声巨响,撞个正着,奔驰的车头已扁,冒出浓烟。

女人的第一个反应不是看丈夫有没有受伤,她尖叫:“要是你听我的话做,不是没事吗?”

货车中跳出两名彪形大汉,直往车子走来,男人心中叫苦:“完了,这次完了!”

嗡嗡巨响,骑白色大型电单车的交通警及时赶到,男人好像得到救星,跳出车子,紧紧地把他抱住。

交通警大力地把男人一推,大喊:“告多你一条同性侵犯罪!”

“救命!”男人哀求。

交通警慈悲心发,安慰地:“别怕,有我在,那两个男人不会打你的。”

“我不是怕那两个大汉!”男的已经歇斯底里,“我怕的是坐在车里的那个女人!”

“你说什么?”太太下车狂吼冲前。

男的落荒而逃。

“喂!”交通警在他身后大叫,“你的奔驰车不要了吗?”

“车子!老婆!”男的边逃边喊,“都送给你!”

交通警欲跳上电单车追来,但给其他车辆阻着。男的跑了几条街,抬头一看,是结婚前的女朋友住的地方。

男人直奔进女朋友的怀抱:“快点收拾行李,我自由了,我们马上乘国泰航空到欧洲去旅行!”

女的大喜,抱着他吻了又吻。正当男的觉得一生幸福,由此开始的时候,女的说:“不如坐维珍航空吧。”

“为什么?我一向惯坐国泰的。”男的说。

女的回答:“听我的话做,没事。”

咦?这句话在什么地方听过?男人觉察后鸡皮疙瘩竖起,大喊:“不,不!”

冲出门,男人再跑几条街,跑回妈妈家里,直奔母亲的怀抱:“我再也受不了所有的女人。”

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抱着哭泣的儿子,摸摸他的头:“老早就说那个女人不适合你的了。要是你听我的话做,不是没事吗?”

相关阅读

喂自己影子吃饭的人

作者:〔阿根廷〕莱·巴尔莱 晚饭时,饭店里走进一位高个儿,面容和蔼,脸上的笑容矜持而又惨淡。 他风度翩翩地走上前台,朗声说道:“诸位,敝人十分愿意在此介绍一个奇迹,迄今无人能窥见其奥妙。近年来,敝人深入自己影子的心灵,努力探索其需求和爱好。敝人十分愿意把来龙去脉演述一番,以报答诸位的美意。请看!我至亲至诚的终身伴侣——我的影子的实际存在。” 在半明半暗的灯光中,他走近墙壁,修长的身影清晰地投射在墙…

美文阅读 2018-03-25
喂自己影子吃饭的人

一代不如一代

作者:梁文道 人,固然一代不如一代;原来食物也是,我从未听过有哪一种食材被认为是今天好过以前的。虽然有些东西好像真的比从前美味,例如柳橙;老人却说它变得太甜没“橙味”。那么苹果呢?富士苹果难道不比“地厘蛇果”香甜吗?啊,它们根本是不同的品种;而且就算是富士苹果,如今大量生产的廉价版又怎及得上当年价比金箔的前辈呢?我一直怀疑这种传说,正如我不相信人的素质会日渐下降一样;直到我亲身体验到愈来愈多的实例…

美文阅读 2018-02-02
一代不如一代

泪水茶

作者:阿诺德·洛贝尔 猫头鹰把水壶从碗橱里拿出来,说:“今晚我要做泪水茶。” 他把水壶放在膝上,,静静地坐着,开始想令人伤心的事情。 “断了腿儿的椅子。”猫头鹰说着,眼睛开始潮湿。 “不能唱的歌,”猫头鹰说,“因为歌词忘了。”一大滴眼泪滴下来,落入壶里。 “掉到了火炉后边,很难找到的汤匙。”猫头鹰说着,更多的眼泪落入水壶。 “不能看的书,”猫头鹰说,“因为有页码被撕掉了。” “停顿了的钟表,”猫头…

美文阅读 2020-01-11
泪水茶

好心的中士

作者:J·D·塞林格 胡安妮塔,她总爱拖着我去看电影,看来看去都是那些战争片。总是有些很帅的家伙刚好被子弹打中,中弹的位置总是很善解人意,不会打到脸什么的,然后他们总是说了半天都死不掉,一定要叮嘱战友帮他们向在家乡的姑娘转达爱意才行,这个姑娘通常在电影开头和要死的战士有很严重的误会,这个误会乃是关于这个姑娘去学校舞会上该穿什么衣服合适。要不就是要给那个死得又慢又帅气的家伙很多时间,来把他从敌军将领…

美文阅读 2018-11-09
好心的中士

卡莫迪太太的小店

作者:约翰·麦克纳尔蒂 卡莫迪太太太在街角的小店,是在东部小镇子上都能找到的那种,由寡妇所开。这儿那儿,你还能发现这种小店,可是卡莫迪太太开她那间,已经是三十四年前的事了。 那间小店卖《勇气与运气》杂志、土豆(几乎都是每次不超过半口就吃完了)、劳拉·吉恩·利比的长篇小说、“16-1”巧克力条、能在小孩的手背上印假刺青的贴画、用毛茸茸的绳子捆着的引火柴、克拉克牌丝光线、雪茄和烟草、哥本哈根鼻烟、少量…

美文阅读 2018-10-07
卡莫迪太太的小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