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好的教养

美文阅读 2018-05-20

作者:格利高里·戈林

“所谓良好的教养,不是指你不向桌布上洒酱油,而是指如果有人这样做了,你却没有发觉……”契诃夫如此说。

当我第一次读到这句话时,我激动万分:怎么本人的脑袋里就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呢?我们自认为是知识分子,上帝保佑,但愿不要有人打翻酱油,可谁一旦不小心把酱油洒到桌布上,立刻便是一片喧哗……而契诃夫却曾与此斗争,他直截了当地说:“所谓良好的教养不是指……不弄脏自己,而是恰恰相反……”

读过这句话后,我立刻决定,要按照契诃夫的话去生活。正好眼前就有一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我妻子的生日到了。客人们纷至沓来:亲戚朋友,同学同事。大家端坐着,吃喝着,知识分子的话题涉及天气、大衣、叶甫图申科等等,东拉西扯。大家都坐着,气氛融洽,没有一个人弄洒酱油。

可是,这时候,客人中有一个姓库里科夫的,伸手去够洒瓶,他把斟满啤酒的一个大高脚碰翻了。他一时慌乱不安,急忙飞快地用餐巾纸擦拭。

我坐着,没去理会。

便此时我发觉,客人中竟没有一个人发现他把桌布弄湿。我不知怎么,心中有些气恼。

于是,我就说:“所谓良好的教养,不是指你不向桌布上洒酱油,而是指,如果有人这样做了的话,你没有发觉……”

客人库里科夫听了,立刻红了脸,说道:“我没有弄洒酱油呀!”

我说:“这关酱油什么事?我不是指酱油……只是很高兴,今天在此聚集了这么多有良好教养的人。你看,你把啤酒弄洒了。可人们连眼睛也没眨一下。这太令人高兴了,尤其是桌布还是崭新的,是前不久刚刚买的。”

库里科夫不知为什么更加激动不安了,嘴里开始不知嘟哝些什么,手颤抖着,突然一下把盘子扣到了地板上。盘子立刻粉身碎骨。客人库里科夫顿时变得出像只烧红的螃蟹。大家都沉默不语。而我自己也努力不去发觉这尴尬。

我说:“请别慌!小事一桩!谁也没有发觉。至于那盘子,去它的吧!那是完整的一套,还是价值不菲的古董呢。确切地说,是撒克逊陶瓷!”

库里科夫不知为何全身战栗起来,他低头去拾碎片,可因为慌乱,扯住了桌布。于是,瓶子、杯盘全摔落到地板上……我努力做出样子,好像什么也没有看见。甚至吹起了口哨,好向大家证明,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可是此时,库里科夫的妻子站起身,冲我喊到:”你怎么能这样鄙视我的丈夫?”

我对她礼貌地回答:“谁也没有鄙视您的丈夫!相反,我们大家都在努力不去发现他的粗俗不堪。看看您自己,比如,您把叉子伸到了共用的色拉盘子里了,我对此便没有发现。”

她不知为什么大哭起来,所有的客人也都不知为什么开始愤怒了,叫道: “我们离开这里吧!为什么要被他嘲笑挖苦呢!”

我说:“哎,谁嘲笑挖苦你们了?大家都来我们家做客,知道吗?把地板弄脏了,烟灰往盘子里磕,狂吃海喝……我努力不去注意,可你们还在胡说八道!”

此时,客人们起身,奔向前大厅穿大衣。

这样做,当然,我是显得有些粗鲁。其实不应该这样!我应该追着他们,给他们讲一些契诃夫的至理句言,比如关于酱油或者类似这方面的什么东西,可我没有来得及找到这方面的引文,他们已经跑光了。上帝保佑,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把手中的瓶子扔出去,我把它紧紧握住了……

相关阅读

地狱和宗庙

作者:陈丹青 近时我与韩寒在湖南电视节目中聊到茅盾、巴金、冰心几位,以为文采欠佳,读不下去,于是被声讨。罪名不细说,更有网民要将韩寒拖出去枪毙。我既是与他聊天惹了祸,不该置身事外的。 今次要害,并非我们出言不逊,而在公开。两人的嘴固然没上锁,但把关者,大家知道,其实是电视台。眼下这类扯淡并无生命危险,倘若稍涉禁区,后期制作早给抹了。所以电视台每次闯点小“祸”都保了安全险,不是胆大,而是胆小,这不,…

美文阅读 2019-03-30
地狱和宗庙

厕所

作者:阿城 北京是皇城,皇城的皇城是紫禁城。说来话近,民国时将宣统逐出后,将这个大院子用作博物院,凡国民都可以去参观。于是,紫禁城里就永远有走着的国民和坐着的国民,坐着的是走累了的国民。只要紫禁城里不通汽车,大院子里就永远有走着的国民和走累了坐着的国民,因为紫禁城大,而且不可能改小。 这个道理,老吴是早就想通了的。 老吴想不通的是,老吴当时在珍宝馆外的公共厕所外排队,生理上有点儿急,所以忽然想不通…

美文阅读 2019-05-07
厕所

卡莫迪太太的小店

作者:约翰·麦克纳尔蒂 卡莫迪太太太在街角的小店,是在东部小镇子上都能找到的那种,由寡妇所开。这儿那儿,你还能发现这种小店,可是卡莫迪太太开她那间,已经是三十四年前的事了。 那间小店卖《勇气与运气》杂志、土豆(几乎都是每次不超过半口就吃完了)、劳拉·吉恩·利比的长篇小说、“16-1”巧克力条、能在小孩的手背上印假刺青的贴画、用毛茸茸的绳子捆着的引火柴、克拉克牌丝光线、雪茄和烟草、哥本哈根鼻烟、少量…

美文阅读 2018-10-07
卡莫迪太太的小店

一座城市的记忆

作者:奥罕·帕慕克 我一直相信,每一座伟大的城市都需要一个伟大的作家去写出它的灵魂和故事,真正让我们能够把握这座城市的本质。比如说都柏林有乔艾斯,布拉格有卡夫卡,里斯本有佩索,北京有老舍,上海有张爱玲,巴黎、伦敦、纽约,这些灿烂光辉的大都会,有更多的作家去写它们的故事。 而伊斯坦布尔,终于现在它有了属于它的奥罕.帕幕克。奥罕.帕幕克就是去年(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这位土耳其作家,写了非常…

美文阅读 2017-08-25
一座城市的记忆

黑羊

作者:伊塔洛·卡尔维诺 从前有个国家,里面人人是贼。 一到傍晚,他们手持万能钥匙和遮光灯笼出门,走到邻居家里行窃。破晓时分,他们提着偷来的东西回到家里,总能发现自己家也失窃了。 他们就这样幸福地居住在一起。没有不幸的人,因为每个人都从别人那里偷东西,别人又再从别人那里偷,依次下去,直到最后一个人去第一个窃贼家行窃。该国贸易也就不可避免地是买方和卖方的双向欺骗。政府是个向臣民行窃的犯罪机构,而臣民也…

美文阅读 2019-09-30
黑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