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真好

美文阅读2017-11-12九凌少子

作者:维克多·科克留什金

我应该活下去,但怎么活下去呢?我真想不出办法来。

我里朝外披了一件羊皮袄在动物园里转悠了半天,以为孩子们会喂我点儿什么。可他们却把小石头扔了过来,看我能不能吞下去。我真吞了一块。这时一个小男孩儿对他妈妈说:“妈妈,咱们明天还来,看它死没死?”

男孩儿的妈妈回答说:“明天它肯定死了,你没看见吗?它现在走路就已经摇摇晃晃的了。”

我挺过来后又去了一家工厂。那儿的人告诉我说:“我们这儿工作是有,但是工资没有。你能干吗?要是愿意干的话,明天就来上班吧。但是不能迟到,迟到了,就罚款。”

我又去给一个商人当保安。为了显得魁梧一些,我在衬衫里面穿了一件棉坎肩。我的工作是:老板在饭店吃饭的时候,我在他身后汗流浃背地站着;他晚上去女朋友那儿的时候,我拿着一把气枪在旁边守着。那天我的老板刚要吻他的女朋友,我无意中扣动了扳机。老板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我又去当环卫工人,刚开始人家不要我,他们说:“我们这原来有一个文学专业毕业的博士,让他上楼顶除雪,结果雪没除下来,他自己倒掉下来了!”

我一听赶紧说:“我是艺术学副博士!”

他们说:“那就另当别论了,你就去倒垃圾桶吧。”

我清理垃圾通道时,上面扔下来一个啤酒瓶子。遗憾的是,还是个空瓶子,而且正砸在了我的脑袋上。我醒来的时候在急诊室里,但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一个人过来看我一眼……后来终于来了一个医生,他认真地看了看我说:“借给我一千二百个卢布吧,我星期二还给你。”

我问:“你们星期二发工资?”

他说:“不是,是你活不到星期二!”

我说:“那你快点想个办法救救我啊!”

他说:“不行!根据统计,我们这儿每四个病人就死一个,按顺序您正好是第四个!”

我起来就跑!

我钻进了电梯,但是上面的按钮我够不到,我按了下面的按钮,结果到了太平间!太平间门口商铺、酒吧一应俱全……

太平间主任走过来对我说:“欢迎光临!”

我连忙说:“别,我还想活着呢!”

他又说:“你要是还想活着的话,你就去墓地吧。你先混进参加葬礼的人群中,然后说‘我和死者是同学’,他们就会请你去参加葬后宴。”

第二天,我换了一身稍稍体面点的衣服,混进一支送葬队伍后,我说:“我和死者曾经在同一所学校学习……”

可这个死者却是个老寿星,已经一百二十岁了。他从棺材里坐起来说:“你这个小毛孩子!托尔斯泰年轻的时候我就认识他。”

我又混进了另一支送葬队伍。这次我先看了一眼死者,他的年龄好像跟我差不多。于是我说:“我和死者共事过……”

这时候有人悄悄地对我说:“这么说你也在官场混?他就是在官场混被下属雇凶手杀死的。”

我立刻逃之夭夭。

四处碰壁,心灰意冷的我信步来到了街上。

天已经黑了,前面出现了两盏车灯……我想,既然已经走投无路了,不如快点死了算了!想到这儿,我皱了一下眉,迎着那两盏车灯就走了过去……

原来那是两辆摩托车!那两辆摩托车从我左右两边风驰电掣般驶了过去,我还站在原地……瞬间,我感觉自己仿佛获得了新生!我太高兴了,高兴得真想放声大哭!活着真好!

相关阅读

一个国家,两个世界

作者:余华 如果从伦理道德和处世哲学的角度来探讨中国这六十年的社会变迁,那么家庭价值观的衰落和个人主义的兴起可以作为一条历史的分界线,显现出同一个国度里的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过去时代的中国,个人在社会生活中是没有空间的,如果个人想要表达自我诉求,唯一的方式就是投身到集体的运动之中,比如“大跃进”和“文革”。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轰轰烈烈的集体运动中,个人的自我诉求必须和当时的社会准则或者说是政治标…

美文阅读 2020-03-17
一个国家,两个世界

老猫

作者:季羡林 老猫虎子蜷曲在玻璃窗外窗台上一个角落里,缩着脖子,眯着眼睛,浑身一片寂寞、凄清、孤独、无助的神情。 外面正下着小雨,雨丝一缕一缕地向下飘落,像是珍珠帘子。时令虽已是初秋,但是隔着雨帘,还能看到紧靠窗子的小土山上丛草依然碧绿,毫无要变黄的样子。在万绿丛中赫然露出一朵鲜艳的红花。古诗“万绿丛中一点红”,大概就是这般光景吧。这一朵小花如火似燃,照亮了浑茫的雨天。 我从小就喜爱小动物。同小动…

美文阅读 2019-06-17
老猫

我是个窃贼

作者:阿.康帕尼尔 “是的,我是个窃贼。”老头伤心地说,“可我一辈子只偷过一次,那是一次最奇特的扒窃,我偷了一个装满钱的钱包。” “这没有什么稀奇的。”我打断了他的话。 “请让我说下去。当我把偷到的钱包打开装进自己的衣兜时,我身上的钱并没有增加一个子儿。” “那钱包是空的?” “恰恰相反,里面装满了钞票。” 这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我给他斟了满满的一杯葡萄酒。 我就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当时,我乘火…

美文阅读 2021-07-25
我是个窃贼

奇怪的西方记者

作者:邓笛 安娜·魏特尔出了飞机场,首先戴上墨镜,然后往身上喷了喷刚从机场商店买的防虫剂。她想,这是她到非洲工作面临的最大问题。像她这样一个名记者,怎么能住非洲肮脏的旅馆,吃垃圾一样的饭菜呢?当然,这些脏、乱、差的事情可以写出一篇不错的文章。 此刻,另外一位记者乔什夫·阿杜拉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他是拉各斯《星报》的记者。当他听说自己将要见到闻名遐迩的欧洲记者安娜·魏特尔时,心中忍不住一阵激动。“她…

美文阅读 2020-03-15
奇怪的西方记者

八月的鬼怪

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到达了阿雷索。我们花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文艺复兴时期的城堡。它是委内瑞拉作家米格尔·奥特罗·西尔瓦在托斯卡纳原野上那个田园诗般的河曲处购买的。那是在八月初的一个星期天,天气炎热,行人嘈杂,在满是游客的街上,很难找到什么人打听情况。在经过多次徒劳的尝试后,我们已回到汽车上,沿着一条没有路标的意大利柏油小路离开了城市。一个年迈的放鹅妇人正确地指给我们那座城堡在…

美文阅读 2017-06-26
八月的鬼怪
语幕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