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质量

美文阅读 2017-09-23

作者:周国平

爱情的质量取决于相爱者的灵魂的质量。真正高质量的爱情只能发生在两个富有个性的人之间。

对于灵魂的相知来说,最重要的是两颗灵魂本身的丰富以及由此产生的互相吸引,而决非彼此的熟稔乃至明察秋毫。

世上并无命定的姻缘,但是,那种一见倾心、终生眷恋的爱情的确具有一种命运般的力量。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两性关系要讲究质量,真挚而久长的爱情远胜于轻浮而短暂的风流韵事。

爱情是盲目的,只要情投意合,仿佛就一丑遮百丑。爱情是心明眼亮的,只要情深意真,确实就一丑遮百丑。

一个爱情的生存时间或长或短,但必须有一个最短限度,这是爱情之为爱情的质的保证。小于这个限度,两情无论怎样热烈,也只能算作一时的迷恋,不能称作爱情。

爱情与事业,人生的两大追求,其实质为一,均是自我确认的方式。爱情是通过某一异性的承认来确认自身的价值,事业是通过社会的承认来确认自身的价值。

凭人力可以成就和睦的婚姻,得到幸福的爱情却要靠天意。

看两人是否相爱,一个可靠尺度是看他们是否互相玩味和欣赏。两个相爱者之间必定是常常互相玩味的,而且是不由自主地要玩,越玩越觉得有味。如果有一天觉得索然无味,毫无玩兴,爱就荡然无存了。

爱情是灵魂的化学反应。真正相爱的两人之间有一种亲和力,不断地分解,化合,更新。亲和力愈大,反应愈激烈持久,爱情就愈热烈巩固。

爱情是有质量之别的,最好的爱情是两个本来就仿佛有亲缘关系的灵魂一朝相遇,彼此认出,从此不再分离。无论在什么样的时代,这样的爱情都是稀少的。

这并不奇怪,因为第一,前提是这两个灵魂是优秀的,如果不优秀,那算什么灵魂呢,对彼此的灵魂又会有什么寻求和辨识呢。第二,这样两个灵魂的相遇要靠运气,错过的可能比相遇的机会大得多。

所以,这样的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的。你无法去寻找,遇上了,你就像命中注定一样不能再放弃。

爱情是两个整体的人之间的情感关系。在这个情感关系中,两人的人生观是否相洽,相洽到什么程度,一定会发生重要的作用。所谓高质量的爱情,一个必要条件是相洽的程度高。

但是,爱情又不只是人生观相洽的事情,相洽是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在爱情的发生中,性吸引和审美方面的强烈感受往往起着更重要的作用。

【腾讯云】618云上GO!云服务器限时秒杀,1核2G首年95元!

0条评论

发布评论

相关阅读

消失的人

作者:佚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自己的身体逐渐在消失,第一次发现的时候是在早上穿袜子的时候,发现左脚的小脚趾不见了一节,当时以为自己眼花,摸了一下,小脚趾真的短了一截,脚趾怎么会凭空消失了,没有痛楚。他很害怕,上网搜索“脚趾消失了”,却发现没有结果。 从小到大,他最怕医院,一看见医院就想小时候被医生用一个冰冷的铁器,伸到嘴巴里硬生生拔掉牙齿的情节,牙齿与铁器的碰撞产生的声音,常常在他脑海里…

美文阅读 2017-04-01
消失的人

人生的什么和什么

作者:张晓风 她的手轻轻搭在方向盘上,外面下着小雨。收音机正转到一个不知什么台的台上,溢漫出来的是安静讨好的古典小提琴。 前面是隧道,车流如水,汇集入洞。 “各位亲爱的听众,人生最重要的事其实只有两件,那就是……” 主持人的声音向例都是华丽明亮的多,何况她正在义无反顾地宣称这项真理。 她其实也愿意听听这项真理,可是,这里全是隧道,全场五百公尺,要四十秒钟才走得出来,隧道里面声音断了,收音机只会嗡嗡…

美文阅读 2021-09-13
人生的什么和什么

怕老婆的故事

作者:胡适 刚才董彦堂(作宾)先生将本人的生日和内人的生日作了一个考证,说我是肖“兔”的,内人肖“虎”,当然兔子见了老虎就要怕。他这个考证使我想起一个笑话: 记得抗战期间,我在驻美大使任内,有一位新闻记者写了一篇关于我的报导,说我是个收藏家:一是收藏洋火盒,二是收藏荣誉学位。 这篇文章当时曾给我看过,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地方,就让他发表了。 谁知这篇文章发表之后,惹出大乱子来。于是有许多人寄给我…

美文阅读 2017-12-17
怕老婆的故事

蚂蚁人生

作者:维尔伦 鳏夫布奇今年90岁了,而且看样子,他至少还有20个年头好活。 布奇从来不谈论自己的长寿之道,他平时就是个寡言少语的人。 布奇虽然不爱说话,却很乐于帮助别人。这一点使他赢得了不少莫逆之交。据他的朋友说,他母亲生他时难产死了。5岁那年,他家乡闹水灾,大水一直漫到天边。他坐在一块木板上,他的父亲和几个哥哥扶着木板在水里游着。他眼看着一个个浪头卷走他的生命之舟旁的几个哥哥,当他看到陆地的时候…

美文阅读 2019-08-07
蚂蚁人生

一个人的好天气

作者:青山七惠 一个雨天,我来到了这个家。 有间屋子的门楣上摆着一排漂亮的镜框,里面全是猫的照片。再往屋里一看,从左面墙开始,隔过中间窗户,一直转到右面墙的一半,又挂了快一圈儿猫的照片,我懒得去数多少张了。照片有黑白的,也有彩色的;有的猫不理睬我,有的猫死盯着我。整个房间就像个佛龛,令人窒息。我呆呆地站在门口。 “这围脖真好看哪。”    身后有人抻我的针钩围脖,回头一看,一个小老太太正凑近围脖眯…

美文阅读 2020-06-29
一个人的好天气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