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

美文阅读 2017-07-02

作者:帕斯

我回到家,恰好在开门的当儿,我看见我走出来。我出于好奇,便决定跟踪我。陌生人(我经过考虑才用了这个字眼)下了楼梯,穿过街门上了街。我想追上去,但是他加快了脚步,跟我加快脚步用的步调完全一样,结果我们之间的距离始终如一。走了一阵后,他停在一个小酒吧前,随后走进了酒吧的红门。几秒钟后我也赶到了柜台前,坐在他旁边。我随便要了一杯饮料,一面偷偷地瞟着柜橱里那一排排瓶子、镜子、破地毯、小黄桌和一对悄悄交谈的男女。我突然转过身来久久地注视着他。他面红耳赤,不知所措。我一面望着他,一面想(我确信他听见了我的想法):“不,你没有权利。你来得晚一点,我比你来得早。你没有假装我的借口,因为这不是假装的问题,完全是取代。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自己明白……”

他淡淡地一笑,好像不明白。他竟然和身边的人交谈起来。我克制着怒火,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对他说:

“你别目中无人,你别装蒜。”

“我恳求你原谅,先生,我不认识你。”

我想趁他心慌意乱的时候一下子把他的面具扯下来:

“要像个男子汉,朋友,好汉做事好汉当。我要教你明白不要自讨没趣,干涉别人的事……”

他粗暴地打断我的话说:

“你误会了。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

一位顾客插进来说:

“肯定是你搞错了。再说,这也不是待人处事的方式。我认识这位先生,他不可能……”

他听了很满意,便微微一笑,大胆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真有意思。不过,我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只是我说不清是在哪儿。”

他开始询问我的童年、我的出生情况和关于我生平的其他细节。不,好像我讲的任何事情都不能使他回忆起我是谁。我只是微微一笑。大家都觉得他挺和气。我们喝了几杯。他善意地望着我。

“你是外乡人,先生,你不要否认。我可以保护你。我会让你了解联邦区墨西哥城的!”

他那么平静使我不能容忍。我几乎含着眼泪揪住他的衣领,摇晃他,叫道:

“你真的不认识我吗?不知道我是谁吗?”

他狠狠地推了我一把:

“不要对我讲这些蠢话。不要在这儿捣乱,别寻衅闹事了!”

周围的人都不满意地望着我。我站起来对他们说:

“我向诸位解释一下此事。这位先生欺骗了你们,他是个骗子……”

“你是个白痴,是个疯子。”他叫道。

我向他扑去。不幸的是,我滑倒了。当我扶着柜台想爬起来时,他劈头盖脸地给了我一顿拳头。他一声不响,怒火中烧,死劲地揍我。

酒吧侍者劝解说:

“算了吧,他喝醉了。”

人们把我们拉开。我被架出店外,扔在了街上。

“你要是再回来,我们就去叫警察。”

我的衣服破了,嘴巴肿了,舌头也干了。我吃力地吐了一口痰。浑身疼痛。我一动不动地待了一会儿,窥伺着机会。我想找块石头,找件武器。但是什么也没找到。店里的人在笑,在唱。那一对男女走出来;女的恬不知耻地看了看我,大笑起来,我感到孤独,感到被赶出了人的世界。我先是怒不可遏,随后便觉得无地自容。不,我还是回家吧,回家等待另一个机会。我开始慢吞吞地往回走。在路上,我心中产生了一个使我至今不能安眠的疑团:“假若不是他,而是我……”

相关阅读

本性的回归

作者:叔本华 每做一件事,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别人会怎样看,人生中几乎有一半的麻烦与困扰就是来自于我们对行动结果的焦虑上。这种焦虑来源于自尊心,人们对它也因日久麻痹而没有了感觉。我们的弄虚作假以及装模作样都是源于担心别人会怎么说的焦虑上。如果没有了这种焦虑,奢求也就无从谈及了。 各种形式的骄傲,不论表面上多么不同,骨子里都有这种担心别人会怎么说的焦虑,然而这种忧虑所付出的代价又是多么的大啊! 因为,…

美文阅读 2017-09-13
本性的回归

清乡所见

作者:沈从文 据传说快要"清乡"去了,大家莫不喜形于色。开差时每人发了一块现洋钱,我便把钱换成铜元,买了三双草鞋,一条面巾,一把名叫"黄鳝尾"的小尖刀,刀柄还缚了一片绸子,刀鞘是朱红漆就的。我最快乐的就是有了这样一把刀子,似乎一有了刀子可不愁什么了。我于是仿照那苗人连长的办法,把刀插到裹腿上去,得意扬扬地到城门边吃了一碗汤圆,说了一阵闲话,过两天便离开辰州了。 我们队伍名份上共约两团。先是坐小船上…

美文阅读 2019-12-13
清乡所见

胆小鬼

作者:三毛 这件事情,说起来是十分平淡的。也问过好几个朋友,问他们有没有同样的经验,多半答说有的,而结果却都相当辉煌,大半没有捱打也没有被责备。 我要说的是——偷钱。 当然,不敢在家外面做这样的事情,大半是翻父母的皮包或口袋,拿了一张钞票。 朋友们在少年的时候,偷了钱大半请班上同学吃东西,快快花光,回去再受罚。只有一个朋友,偷了钱,由台南坐火车独自一人在台北流浪了两天,钱用光了,也就回家。据我的观…

美文阅读 2017-08-17
胆小鬼

手把肉

作者:汪曾祺 蒙古人从小吃惯羊肉,几天吃不上羊肉就会想得慌。蒙古族舞蹈家斯琴高娃(蒙古族女的叫斯琴高娃的很多,跟那仁花一样的普遍)到北京来,带着她的女儿。她的女儿对北京的饭菜吃不惯。我们请她在晋阳饭庄吃饭,这小姑娘对红烧海参、脆皮鱼等等统统不感兴趣。我问她想吃什么,“羊肉!”我把服务员叫来,问他们这儿有没有羊肉,说只有酱羊肉。“酱羊肉也行,咸不咸?”“不咸。”端上来,是一盘羊犍子。小姑娘白嘴把一盘…

美文阅读 2017-11-04
手把肉

一个人是群体

作者:费尔南多·佩索阿 从天而降的倾盆大雨终于停歇,天空洁净,大地潮湿,闪闪发光——世间的一切在大雨留下的凉爽中欣欣向荣,生活重新变得特别澄明。大雨给每一颗灵魂提供了蓝天,为每一个心胸提供了新鲜。 无论我们喜欢还是不喜欢,我们都是这一刻所有形式和色彩的奴隶,是天空和大地的臣民。我们对周围一切漫不经心也好,感怀至深也好,下雨的时候一如放晴的时候,心境都不会固持不变。只要一下雨,或者一停雨,难以察觉的…

美文阅读 2019-12-16
一个人是群体
回到顶部